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

Skip to main content

周原遗址

2020-08-28 13:05:43 浏览:

周原遗址研究,一直是商周考古的重要内容。50—60年代就对周原进行了考古发掘,获得了一些青铜 器等珍贵资料。1976年,在岐山凤雏村、扶风召陈村发现了大型建筑基址和一些甲骨、青铜资料。1979年,1981 年分别发表了两座建筑基址的发掘简报,引起学术界的重视和争论。1979年凤雏村建筑基址简报认为: “发掘证 明,这里是一座大型的宫室建筑基址”,“这组建筑应是作为宗庙来使用的”。“其始建年代,有可能在武王灭商 以前,这组建筑的下限,当延长到西周晚期”。

20200829100135.jpg

“它的发现,从物质文化上证明了周人早期都城岐邑,就在以凤雏 村为中心的一片地区”。陈全方进一步指出:“早周都城岐邑的位置是以岐山县京当公社贺家大队为中心,西至 岐阳堡,东至樊村、齐村,北至岐山山麓,南至康家、庄李村”。“岐邑当与西周王朝相始终,它的湮没当在周平 王东迁洛邑前后,因戎人入侵,岐邑毁于战火,成为废墟。”1981年,王恩田又提出这组建筑“属于周王室所有的 可能性很大”。

傅熹年从建筑技术角度,对基址进行探讨。指出:“这是有计划一次建造的完整的四合院式的建 筑”,“关于这座遗址的性质的判断,由于西周建筑遗址较完整的只见于凤雏及尚待发表的召陈二组,近于孤例, 史籍记载又颇多歧异。时代也未相合,看来有待于进一步考古发掘。”1981年召陈西周建筑群基址发掘简报认为 :“召陈建筑群同凤雏建筑群一起,对于研究古代的宫室制度,将会有重要意义。”“同时为确定岐邑的政治中心 ,探索西周中期至晚期周王室在这一带的活动情况,提供了重要的线索。”尹盛平提出“扶风召陈建筑基址是岐 周的一座大型王宫遗址”。他认为“其中较大的几座有的是周王听政、治事之所;有的是王居息、宴饮之所;有 的是太室”。傅熹年、杨鸿勋仍以建筑角度对基址进行复原构想。

对其性质,傅熹年仍认为“一时还颇难断定” 。同年,李学勤对周原遗址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指出: “我们讲的周原遗址,实指地理的周原上一处大规模的文 化遗址,位于岐山县京当公社和扶风县黄堆、法门二公社的交界地带、广袤各三、四公里”。“太王止于岐下, 一直到文王即位时的都邑,都与周原遗址的方位是符合的,文王迁丰、武王居镐,伐纣以后的整个西周时期封为周 公采邑,称为周城,周原遗址即周公的采地周城”。1982年,丁乙提出了不赞同凤雏召陈基址为周王室宗庙、宫寝 的说法。根据是,在基址中发掘了一些青铜器窖藏。窖藏铜器的主人不会把铜器藏到宗庙、宫寝附近而不埋在自 家住处附近。因此,“毋宁把这些建筑基址视为铜器窖藏主人的宅院来得较为合理”。这个问题的最后解决,必 将依赖于更多有关材料的发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