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

Skip to main content

东夷之盛衰与移徙

2020-08-28 14:57:19 浏览:

东夷自殷末“分迁淮岱,渐居中土”。于是淮夷与西周数相争战,至春秋战国之世,犹生息于斯土。《后汉书·东夷列传》言之未详也。《书·禹贡》于徐州云:“淮夷珠暨鱼。”《经典释文》引马融云“:淮夷,二水名。”伪《孔传》亦云“:淮夷,二水。”孔颖达《正义》引王肃,亦以淮夷为水名。惟郑康成以“淮水之夷民也”。(《释文》引)是为得之。盖虞、夏之间淮上本有夷民。然斯时尚无九夷之名,至殷、周间始变淮夷而为九夷。《书·大诰·序》曰“:武王崩,三监及淮夷叛。”《成王征·序》曰:“成王东伐淮夷,遂践奄。”《周官·序》曰“:成王既黜殷命,灭淮夷。”此即《韩非子·说林上》所云:周公旦“攻九夷而商盖服”者。于是淮夷遂有九夷之称而商奄(即盖)之民属焉。《吕览·察微》云“:犹尚有管叔、蔡叔之事,与东夷八国之谋。”高诱注云:管、蔡“流言作乱,东夷八国附从,二叔不听王命。周公居摄三年,伐奄,八国中最大,著在(原讹为“作”)《尚书》,余七国小,故不载于经也。”唯奄在东夷中为最大,故周初数伐之。《孟子》曰“:周公相武王,诛纣,伐奄,三年讨其君。”此武王之诛奄也。《尚书大传》云“:周公摄政,一年救乱,二年克殷,三年践奄。”此周公之诛奄也。《周本纪》云“:周公行政七年,……反政成王,东伐淮夷,残奄,迁其君薄姑。

东夷之盛衰与移徙

”此成王之诛奄也。赵岐《孟子·注》曰“:奄,大国,故特伐之。”盖奄实东夷之雄者,三世伐之而后亡。《周本纪·集解》引郑玄曰“:奄国在淮夷之北。”《正义》引《括地志》曰“:兖州曲阜县奄里,即奄国之地也。”许慎《说文·邑部》“:?,周公所诛国在鲁。”审奄之立国,或鲁,或淮,先后异也。江声、孙诒让以蒲姑氏即奄君蒲姑之地,盖以蒲姑居之而得名(《尚书今古文注疏·书序》)。

蒲姑在营丘之北,是齐亦得奄地。东夷之族,胜则北上,败则南下,迁移之情,固可见也。《汉书·地理志》言:临淮郡徐县,“故国,盈姓”。明徐在淮也。《鲁世家》言:顷公十九年“,楚伐我,取徐州”。《集解》引徐广曰“:徐州,在鲁东,今薛县。”是徐亦尝在鲁。鲁之东郊可开奄,故迁徙于南北,而徐亦迁徙时南时北也。《鲁世家》又言“:管、蔡等反也,淮夷、徐戎亦并兴反,于是伯禽率师伐之于肹,……遂平徐戎。”又言:周公“奉成王命兴师东伐,……遂诛管叔,杀武庚,放蔡叔,收殷余民以封康叔于卫,封微子于宋以奉殷祀,宁淮夷。”是伯禽所平为淮北之徐戎,而周公乃宁淮南之淮夷。《书序》云:“成王既黜殷命,灭淮夷,还归在丰,作《周官》。”则周公唯“宁”淮夷。至成王乃“灭”淮夷。伯禽平徐戎,周公宁淮夷,成王灭淮夷,而后徐、淮乃辑。为《书·蔡仲之命·孔传》云“:成王即政,淮夷、奄国又叛,王亲征之,遂灭奄而徙之。”《书序》“:成王东伐,灭淮夷,遂残奄,作《成王征》。”是淮、奄再叛,成王伐淮而残奄。则奄之亡其国,正退处淮旁,奄残而淮亦灭。《越绝书·记吴地传》言“:毗陵县南城,故古淹君地也。东南大冢,淹君子女冢也。去县十八里,吴所葬也。”岂奄君又再南遁至江南耶!周公服商盖而宁淮夷,成王残奄而灭淮夷,周之声教乃得东振。方奄君之处蒲姑,莱夷之争营丘,徐戎、淮夷之战于费,此东夷之方盛也。《吕览·古乐》云:“商人服象,为虐于东夷,周公遂以师逐之,至于江南。”荆、舒是惩,熊、盈之族灭者十有七国(《逸周书·作雒》)。此东夷之一衰而周势之炽也。

周初虽数征淮夷、徐戎,然淮、徐实未绝灭。穆王之时,徐又再盛。《竹书纪年》云:穆王“六年春,徐子诞来朝,锡命为伯”。十三年“,徐戎侵洛”。“十四年,王帅楚子伐徐戎,克之。”此今本《纪年》所载,虽不能悉取证于他书,然要亦非无据。《后汉书·东夷列传》言“:后徐戎僭号,乃率九夷以伐宗周,西至河上。穆王畏其方炽,乃分东方诸侯命徐偃王主之,偃王处潢池东,地方五百里,行仁义,陆地而朝者三十有六国。穆王……告楚令伐徐。……于是楚文王大举兵而灭之。”与《纪年》所载略同。《淮南子·人间》则云:楚庄王“举兵而伐徐,遂灭之。”详究其实,非楚庄王,亦非楚文王。据《汉书·古今人表》,与周穆王、徐偃王同时之楚君为熊盘,即《楚世家》之熊胜。据《楚世家》,熊胜实无伐徐之事。且其时楚、徐遥隔,楚亦不能伐徐也。案《秦本纪》及《赵世家》,并谓“穆王日驰千里马攻徐偃王,破之”。且皆无与于楚。与楚文王同时者当为另一徐偃王,《韩非子·五蠹》、《说苑·指武》并著其事(《淮南子·人间》误作楚庄王)。《东夷列传》盖误合两徐偃王为一,遂以楚文王与周穆王同时,不意蔚宗之缪一至于此。然是役也,徐亦未尝灭国,至春秋之鲁昭公三十年始灭于吴。当其始盛也,《礼祀·檀弓》载徐容居曰“:昔我先君驹王西讨,济于河。”《博物志》亦载:偃王“沟通陈、蔡之间”,而“江淮诸侯皆伏从”。是“率九夷以伐宗周西至于河”,事当不诬。此东夷之再盛也。及穆王伐徐而东夷再衰。

《大雅·江汉·序》曰“:美周宣王也。能兴衰拨乱,命召公平淮夷。”其诗曰:“江汉浮浮,武夫滔滔,匪安匪游,淮夷来求。……匪安匪舒,淮夷来铺。”又《大雅·常武》诗曰“:率彼淮浦,省此徐土。”又曰“:王舒保作,匪绍匪游,徐方绎骚,震惊徐方,如雷如霆,徐方震惊。”又曰“:铺敦淮,仍执丑虏,载彼淮浦,王师之所。”《后汉书》曰:“厉王无道,淮夷入寇,王命虢仲征之,不克。宣王复命召公伐而平之。”今本《纪年》亦载:厉王“三年,淮夷侵洛,王命虢公长父伐之,不克”。宣王“六年,召公帅师伐淮夷;王帅师伐徐戎,皇父、休父从王伐徐戎,次于淮。王归自伐徐,锡召公命。”此虽不必为汲冢旧文,诸事并能于《诗经》、鼎彝证之。且《江汉》、《常武》所述虽为征徐、淮,而言其地则曰“江汉之浒”“,如江如汉”。则是徐、淮所居在南而不在北,迤及江汉之间也。故鼎彝屡有“南淮夷”之文(虢仲盨、敔簋)。《小雅·渐渐之石·序》言“荆舒不至”,是幽王东征,叛者为荆舒而非淮夷。此东夷之三盛又三衰也。维楚在荆,故曰“荆楚”,舒亦在荆,故曰“荆舒”。自楚熊渠伐庸,扬粤,至于鄂;而宣王征淮夷,用兵江汉,而舒乃退在扬也。

迨周室既东,淮夷犹炽。《春秋》僖十三年载:“公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曹伯于咸。”《左传》曰“:会于咸,淮夷病杞故。”十四年“,春,诸侯城缘陵。”《左传》曰“:诸侯城缘陵而迁杞焉。”《公羊传》曰“:诸侯城缘陵。孰城之?城杞也。曷为城杞?灭也。孰灭之?盖徐,莒胁之。”是事起于淮而祸被于杞,此东夷之复盛也。《春秋》僖十六年载“:冬十二月,公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邢侯、曹侯于淮。”《左传》曰“:会于淮,谋鄫,且东略也。”杜注“:鄫为淮夷所病故。”是时,徐与淮夷合兵而淮夷病杞,又病鄫,故鲁兴师伐之。《鲁颂·閟宫》颂僖公曰“:奄有龟、蒙,遂荒大东,至于海邦,淮夷来同。”又曰“:保有凫、绎,遂荒徐宅,至于海邦,淮夷、蛮貊。”《鲁颂·泮水之诗》曰:“既作泮宫,淮夷攸服。”又曰:“既克淮夷,孔淑不逆,式固尔犹,淮夷卒获。”又曰“:憬彼淮夷,来献南琛,元龟象齿,大赂南金。”自是厥后,淮夷厚鲁。故范献子曰:“季氏甚得其民,淮夷与之。”(《左传》昭公二十七年)《春秋》载:僖十五年“春,楚人伐徐。三月,公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曹伯盟于牡丘。遂次于匡。公孙敖帅师及诸侯之大夫救徐。“”秋七月,齐师、曹师伐历。“”冬,……楚人败徐于娄林。

”《左传》曰:“楚人伐徐,徐即诸夏故也。“”盟于牡丘,寻葵丘之盟,且救徐也。”“伐厉,以救徐也。“”楚败徐于娄林,徐恃救也。”是春秋前期,东夷或附诸夏;及至楚与吴、越迭兴,则又有转而服从楚及吴、越者。《春秋》昭四年载“:夏,楚子、蔡侯、陈侯、郑伯、许男、徐子、滕子、顿子、胡子、沈子、小邾子、宋世子佐、淮夷会于申。”“秋七月,楚子、蔡侯、陈侯、许男、顿子、胡子、沈子、淮夷伐吴。”是淮夷之从楚也。《左传》哀十九年载“:秋,楚沈诸梁伐东夷,三夷男女及楚师盟于敖。”杜注:“从越之夷三种。”是九夷中又有从吴、越者。故《墨子·非攻中》曰:至夫差之身,东而攻越“,九夷之国,莫不宾从”。《说苑·君道》载“:越王勾践与吴人战,大败之,兼有九夷。”《淮南子·齐俗》云:越王勾践“南面而霸天下,泗上十二诸侯皆率九夷以朝”。皆其事也。《秦策三》云“:楚苞九夷,又方千里。”《魏策一》云“:楚破南阳九夷,内许、沛,鄢陵危。”《李斯列传》云:秦惠王“西并巴蜀,北收上郡,南取汉中,包九夷,制鄢郢”。盖秦又伐楚而取其地。至秦一统,而“淮泗民皆散为民户”矣(《东夷列传》)。此淮夷本末之略可考见者也。岂若《禹贡》青州之莱夷,自鲁襄公六年为齐所灭遂不见于经传者哉!

观乎东夷之“叛”与“征”,其在鲁,在徐,在淮,在荆,而东夷之进退、盛衰之情可察也。其盛也则举族北上,故汪芒之君,封嵎之守入居曹卫之郊,而九夷包乎鄢郢。其衰也则国以南徙,徐、奄则自鲁而淮,舒则弃荆入扬。其在春秋之世,东夷之族殆为最繁。郑玄《诗谱》云“:南国诸侯,政之兴衰,何以无变风?”“徐及吴、楚,僭号称王,不承天子之风,今弃其诗,夷狄之也。其余江、黄、六、蓼之属,既驱陷于彼俗,又亦小国,犹邾、滕、纪、莒之等,夷其诗蔑而不得列于此。”是郑以江、黄、六、蓼皋陶之胤并为夷也。杞用夷礼(《左传》僖二十七年)、滕由狄道(《榖梁传》隐七年),莒辟陋在夷(《左传》成八年),而邾又夷也(《左传》昭二十三年),是此“邾、滕、纪、莒之等”亦为夷也。盖驱陷而变于夷者之多。《江汉·毛传》曰“:淮夷,东国,在淮浦而夷行也。”江、黄、滕、杞诸国,殆亦犹是。任、宿、须句、颛臾、根牟、介、郯之属,皆介乎夷夏之间,而以舒、徐、淮夷、吴、越为最。然淮泗之事,实枢纽于宋,宋在春秋前盖颇得东夷地,后乃蔚为大国也。然此淮泗汉东之夷,固多嬴、偃之族,盖与少昊同其族类,太古同为海岱之族,特两皞、皋陶之胤进化或先,而此东夷仍保其椎朴耳。所谓“子孙或在中国,或在夷狄”者也。故此诸国究与“饮食衣服不与华同,贽币不通,言语不达”者异类。且又或与诸夏亲昵,或服事诸夏,或“即诸夏”,故楚伐徐而诸夏救之。《榖梁传》谓:吴“欲因鲁之礼,因晋之权,而请冠端而袭其藉于成周以尊天王”(哀十三年)。此诸国者虽或荐食上国而蒙封豕长蛇之诮,然与齐鲁诸国通使盟会究无异于诸夏之邦也。是春秋之世,东方夷夏之防已始泯矣。

上一篇: 义渠与匈奴

下一篇: 瓜州与三危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