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

Skip to main content

中山称王与赵灭中山

2020-08-28 14:54:00 浏览:

赵敬侯九年 翟败魏于浍。

十年 与中山战于房子。

十一年 伐中山,又战于中人。

成侯六年 中山筑长城。

肃侯八年 中山君相魏。

武灵王八年 五国相王,中山蓝诸君、宋偃王为王。

十七年 王出九门为野台,以望齐、中山之境。

十九年 王北略中山之地,至于房子,遂之代北,至无穷。

二十年 王略中山地,至宁葭。

二十一年 攻中山,赵袑为右军,许钧为左军,公子章为中军,王并将之。牛翦将车骑,赵希并将胡代,与之陉,合军曲阳,攻取丹丘、华阳、鸱之塞。王军取鄗、石邑、封龙、东垣;中山献四邑和,王许之,罢兵。

二十三年 攻中山。

二十五年 复攻中山,攘地北至燕代,西至云中、九原(依《年表》,《世家》在二十六年)。

二十七年 赵破中山,其君亡,竟死齐。

惠文王元年 三国攻秦,赵攻中山,取扶柳。

三年 灭中山,迁其王于肤施。齐、韩、魏、赵、宋、中山五国共攻秦,至盐氏而还。

四年 赵与齐、燕共灭中山。魏救中山,塞集胥口。

中山称王与赵灭中山

《战国策》:中山君飨都士大夫,司马子期在焉。羊羹不遍,司马子期怒,而走于楚。说楚王伐中山,中山君亡,曰:“吾以一杯羊羹亡国。”楚伐中山事莫可考,当为《国策》之误,附记于此。

自翟败魏于浍,后九年而中山筑长城。败魏战赵以来,国基当已大固。《魏世家》“:惠王之二十八年,中山君相魏。”《素隐》言“:魏文侯灭中山,……后寻复国,至是始令相魏。”此未必然。《说苑》言:魏文侯封太子击于中山,三年,舍人赵仓唐奉使于文侯。文侯乃出少子挚封中山,而复太子击。此魏之宗亲自有中山君,故入为相。斯时中山桓公已复国,而魏之中山君挚,遂还相魏。魏灭居顾之中山,而鼓后入齐(鼓即顾)。是魏之中山地失之齐也,《韩非子·说林上》:“魏文侯借道于赵而攻中山,赵肃侯将不许。赵刻曰:‘君过矣!魏攻中山而弗能取,则魏必罢,罢则魏轻赵重。魏拔中山,必不能越赵而有中山。是用兵者魏也,而得地者赵也。’”赵肃侯之元年,为魏惠王之二十二年,而非文侯也。肃侯之世,中山已复国,而魏尚欲攻之。于此为魏衰而赵兴之时,故赵刻之言为然,盖欲乘魏之敝,而收其利。《赵世家》言:“(武灵王)八年,五国相王;赵独否,令国人谓己曰君。”《中山策》言“:犀首立五王而中山后持。”又言“:中山与燕、赵为王。齐闭关不通中山之使,曰‘:我万乘之国也,中山千乘之国也,何侔名于我?’欲……出兵以攻中山,蓝诸君患之。”考五国称王,韩燕同在赵武灵王之三年,宋与赵同在武灵王之八年,则中山亦在是年。中山复国,于此六十年,而蓝诸君称王,致国千乘也。

中山王二十三年而赵灭之。赵武灵王曰“:先时中山负齐之强兵,侵暴吾地,系累吾民,引水围鄗,……则鄗几于不守也。先王丑之,而怨未能报也。今骑射之备,近可以便上党之形,远可以报中山之怨。”又曰“:胡服之功未可知,虽驱世以笑我,胡地中山,吾必有之。”方中山之窃号自娱,而赵人已谋其后。《秦本纪》“:昭襄王八年,赵破中山,其君亡,竟死齐。”昭王之八年,赵武灵王之二十七年,此于《年表》、《赵世家》皆不载。中山恃齐以侵赵,赵破中山而其君亡死于齐,此亦中山持国之可罕知者。《赵策》曰“:楚人久伐而中山亡。”《魏策》曰“:中山恃齐、魏以轻赵,齐、魏伐楚而赵亡中山,”即谓此也。《赵策》四曰“:三国攻秦,赵攻中山,取扶柳;五年以擅呼沱。”此不见于《史记》。《赵策》三曰“:富丁欲以赵合齐魏,司马浅为富丁谓主父曰‘:今我不顺齐伐秦,秦、楚必合而攻韩、魏,韩魏必怨赵,而亲兵必归于赵矣’。主父曰:‘我与三国攻秦,是俱敝也。’曰‘:不然!我约三国而告之以未构中山也。三国欲伐秦,必听我。中山听之,是我以三国挠中山而取地也。中山不听,三国必绝之,是中山孤也。我虽少出兵可也。我分兵而孤中山,中山必亡;我已亡中山,而以余兵与三国攻秦,是我一举两取地于秦中山’。”(节引)《六国年表》:齐、韩、魏三国共击秦在赵惠文王之元年,则赵攻中山取扶柳即在是年也。

《括地志》“:扶柳故城在冀州信都县。”后在冀州西南三十里。《世家》“:惠文王三年灭中山,迁其王于肤施。”武灵王以惠文王四年死沙丘宫,而灭中山者武灵王,是灭中山在三年也。《世家》言“灭中山还归,行赏大赦,封长子章为代安阳君”是也。《秦本纪》“:昭襄王十一年,齐、韩、魏、赵、宋、中山五国共攻秦,至盐氏而还。”昭襄之十一年,当惠文王之三年,中山从五国攻秦。《年表》“:惠文王四年,与齐、燕共灭中山。”《齐世家》“:涽王二十九年,佐赵灭中山。”涽王二十九年,正为惠文王之四年,是《年表》与《齐世家》合。此亦《春秋》书齐之并纪,亘四年而后纪亡之比也。

《齐策》言:“昔者中山悉起而迎燕、赵,南战于长子,败赵氏;北战于中山,克燕军,杀其将。夫中山,千乘之国也,而敌万乘之国二,再战比胜,此用兵之上策也。然而国遂亡,君臣于齐者,何也?不啬于战攻之患也。”中山之亡,能再胜大国不可谓弱。自鲜虞见于春秋,下及赵灭中山,有国殆三百年;东走太行之白狄,至是然后绝,其为祸固已久矣。须贾曰:“卫赵之所以国全兵劲,而地不并于诸侯者,以其能忍难而重出地也。宋中山数伐割地,而国随以亡。”《韩非子》“:赵主父使李疵视中山可攻不也?还报曰‘:中山可伐也。君不亟伐,将后齐、燕。其君好严穴之士,所倾盖与车以见穷闾隘巷之士以十数,伉礼下布衣之士以百数矣。’君曰:‘以子言论,是贤君也,安可攻?’疵曰‘:不然!夫好显岩穴之士而朝之,则战士怠于行陈。上尊学者,下士居朝,则农夫惰于田。战士怠于行陈,则兵弱也;农夫惰于田者,则国贫也。兵弱于敌,国贫于内,而不亡者,未之有也。’主父曰:‘善!’举兵而伐中山,遂亡也。”此中山之亡事之可略见者。则中山亦尚贤尊学之国“,代君墨而残”,中山与代并墨学所行之国。《吕氏春秋》言“:司马喜难墨者师于中山王前以非攻。墨者师曰‘:今赵兴兵而攻中山,相国将是之乎?’司马喜无以应。”然则李疵所谓,正墨家之政也。

《寰宇记》引《战国策》曰“:中山专行仁义,贵儒学,贱壮士,不教人战。赵武灵王袭而灭之。中山之地方五百里,卒为赵并。”中山居山东久,与代为邻,故渐渍于文化者深。视秦处关中,终不知礼义德行者,为有间也。《说苑·权谋》曰“:白圭之中山,中山王欲留之,固辞而去。又之齐,……又辞而去。人问其故。白圭曰‘:二国将亡矣。所学者国有五尽。故莫之必忠,则言尽矣。莫之必誉,则名尽矣。莫之必爱,则亲尽矣。行者无粮,居者无食,则财尽矣。不能用人,又不能自用,则功尽矣。国有此五者,毋幸必亡,中山与齐皆当此。’”《吕氏春秋·自知篇》亦言“:宋、中山不自知而灭。”《说苑》所言中山、齐已称王,又言中山五割与赵,言齐悉起而距军乎济上,此为武灵、齐涽王事,明为后之中山,是亦中山致亡之可考见者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