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

Skip to main content

俄国发生二月革命风暴

2020-08-28 14:17:50 浏览: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这是帝国主义国家之间重新分割世界、争夺势力范围的战争。参加战争的有两个帝国主义集团,一方面是同盟国,主要包括德国和奥匈帝国;另一方面是协约国,主要包括英国、法国和俄国。当时沙皇俄国虽然经济落后,对战争的准备尚且不足,但是,军事封建帝国主义的本性驱使它投入这场掠夺性的战争。俄国企图从土耳其手里夺取黑海海峡和君士坦丁堡,从奥匈帝国手里夺取加里西亚,最终夺取东欧。

这次战争给俄国人民带来了无穷的灾难。为了保证战争的需要,沙皇政府加强了对国民经济的控制。1915年,沙皇政府设立了国防、燃料、粮食、运输四个“专门会议”,吸收地主资本家的代表人物参加,负责分配原料、监督生产、确定产品价格等。同年,工商资产阶级也成立从中央到地方的“军事工业委员会”,联合生产军需品。这种国家政权同垄断资本相结合,形成国家垄断资本主义。资本家通过政府的军事定货,攫取大量超额利润,对劳动人民实行残酷的压榨。大多数工厂为完成定货加班加点,加大了工人的劳动强度。

大战期间,俄国国民经济遭到严重破坏。沙皇政府为了确保前线战争,征集大批青壮年。截止1917年3月1日,共征集了1490万壮丁,其中大多数来自农民。据1917年调查,农村丧失男劳动力达47.4%,且有200万匹马也被征调充当军用。

资本家热衷于生产获利大的军械弹药,很少关心民用生产。金属、煤炭、石油缺乏,许多工厂不得不关闭。交通极度紊乱,铁路承担不了急剧增长的运输任务,在枢纽站上货物阻塞,废置的车箱、垃圾越来越多。船只在码头等卸货要等几星期、几个月。由于缺乏劳动力和耕畜,农业生产受到极大的摧残。粮食生产减少了。粮食和饲料的播种在两年内缩减11.4%。地主、富农、商人大肆从事面、糖、盐、肉等生活必需品的投机倒把,囤积居奇更加深了供给的紧张。前线士兵只能领到半份口粮,后方人民更是挨饿。千百万人每天为了买点生活必需品要排队等候几个小时。广大人民生活十分痛苦。1916年10月,彼得格勒警卫分队长在向警察局的报告中不得不承认:“群众的经济状况……可怕得多……甚至有那种情形:假使工人工资提高1%,而所有产品却平均提高价格300%。许多食品和第一需要的物品甚至有钱也得不到,耗费时间于单纯排队取商品,在恶劣饮食、不卫生住宅(因缺煤、屋顶板和其他造成的寒冷和潮湿)基础上厉害起来的疾病使得大多数工人准备饥荒暴动……”。

布尔什维克在群众中进行了大量工作。革命形势迅速发展。从1915年起,俄国革命运动又出现新的高潮。1914年8~12月,全国还只有35 000人进行68次罢工。1915年,有54万人进行1000次罢工。1916年参加罢工的人数增加到100万人,罢工次数达到1500次。许多罢工是在布尔什维克党领导下进行,具有明显的政治性质。1916年6月,科斯特罗马工人罢工,遭到沙皇军警的镇压,死难12人,伤45人。8月,伊凡诺沃—沃兹涅先斯克工人举行更大规模的罢工,唱着革命歌曲,在“打倒沙皇!”“打倒战争!”“打倒政府!”的口号下示威游行。沙皇当局实行血腥屠杀,工人死亡100人,伤40人。伊凡诺沃—沃兹涅先斯克惨案引起了全国工人的极大愤慨。彼得格勒、莫斯科、尼什涅诺夫哥罗德(今高尔基城)、索尔莫沃、图拉、哈尔科夫、叶卡捷琳诺斯拉夫的工人都举行罢工,表示抗议。1916年1月9日,为纪念“流血星期日”,彼得格勒近10万人罢工,莫斯科和其他城市也举行示威游行。

20200831102334.jpg

农民的革命斗争也加强了。他们从抗交地租、夺回被地主霸占的粮食牲畜和农具发展到烧毁庄园、砍伐森林、赶走地主。许多农民起义是反对富农的。因为按照斯托雷平时期颁布的土地法令,农民可以退出村社,另外成立独立田庄或独家农场。结果,村社最好的土地都被划给富农。这时候受害最深的是被征调去作战的士兵的家庭。分配给这些家庭使用的不是肥沃的原耕土地,而是小块分散的贫瘠土地。士兵的妻子坚决起来制止这种掠夺行为。例如:1915年4月15日,哈尔科夫省苏姆县下塞罗瓦特克村2000名群众(主要是妇女)以铲子、削尖的粗棍为武器解除了乡村警官的武装,捣毁乡政权机关,把他们愤恨的两个富农打死。其他地方官吏也挨打,亡命逃窜。象这样的农民起义在各地方很普遍。从战争开始到1917年,农民起义达457次。

在帝国主义战争期间,军队集中了人民力量的精华。被沙皇政府征调入伍的有许多参加过革命斗争的先进工人、农民的代表。布尔什维克在军队中开展了宣传鼓动和秘密组织工作,力图把武装的工人和农民从敌人那里争取过来。战争开始后,在党的彼得格勒委员会下面设立了军事机构,同卫戍部队和波罗的海舰队建立联系。在其他城市也产生同样的机构。在波罗的海舰队的舰艇上还建立了党的支部和小组。

在布尔什维克的影响下,广大士兵日益趋向革命。1915年10月19日爆发了波罗的海“汉古特”主力舰水兵起义,抗议食物恶劣和军官的暴虐。水兵冲进军官集合室。波罗的海舰队司令立即出动鱼雷艇和潜水艇前去包围主力舰,镇压起义。95名水兵被捕。巡洋舰“留利克”号水兵公开同情、支持“汉古特”号起义,拒绝押送被捕水兵,也遭到镇压。尽管沙皇政府严加控制和镇压,军队中仍不断有零星的起义和集体抗拒命令的事件发生。前线某些地方,士兵不顾军官的反对,同敌国士兵联欢。在战壕里出现“要和平!”“不要进攻!”的标语。

帝国主义战争大大加剧了俄国境内的民族矛盾,促进了被压迫民族的觉醒和争取解放的斗争。1916年,在中亚细亚和哈萨克斯坦爆发了反对沙皇制度、反对帝国主义战争的民族起义,沉重打击了沙皇俄国的殖民统治。战争期间,沙皇政府和俄国商人、高利贷者更加倍地对盛产棉花和牲畜的中亚细亚、哈萨克斯坦各族人民横征暴敛、肆意掠夺,积下普遍的仇恨。1916年6月25日,尼古拉二世又下令“征调”19至43岁的男性“帝国异族居民”参加军事后勤工作。命令下达时正值农忙季节,沙皇地方当局又营私舞弊,为富人开脱,致使“征调”只落到穷苦农民、城市贫民和手工业者身上,这就激起了人民的强烈反抗。起义从费尔干省的霍尔仁城开始,迅速扩展到整个土库曼。接着在塔什干和整个乌兹别克、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也发生起义。其中规模最大、影响最深、坚持最久的是哈萨克斯坦的土耳盖(今阿克纠宾斯克)的起义。起义队伍在阿曼格利德·伊玛诺夫领导下攻打了乡政机关和警察据点,销毁征调名册,撕下沙皇画相,痛打地方当权者。沙皇讨伐队虽然动用大炮镇压,也没有能够使起义者屈服。

在全国革命运动的猛烈冲击下,沙皇制度已经不能继续统治下去,从1916年9月至1917年2月,更换了三个首相、两个内务大臣、两个司法大臣、两个农业大臣。沙皇政府并开始同德国秘密谈判,寻求单独媾和,以便腾出手来,对付革命。一些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感到沙皇政权已经摇摇欲坠,不能阻止革命和继续世界大战,就企图进行宫庭政变。但是,无论沙皇政府或资产阶级的阴谋都未能得逞。人民革命的爆发使他们的反革命计划遭到彻底破产。

1917年初,伴随着革命大风暴的来临,工人、农民、士兵和被压迫人民反对沙皇制度、反对帝国主义战争的浪潮遍及全国。

彼得格勒工人是革命工人和革命士兵的先锋队,也是俄国和全世界劳动人民的先锋队。1月9日,彼得格勒工人响应布尔什维克党的号召,举行盛大的罢工和示威游行,纪念“流血星期日”。在莫斯科、巴库、尼什涅诺夫哥罗德和其他许多城市都发生群众性的罢工。2月14日,彼得格勒又有数以万计的工人罢工,在布尔什维克的领导下举行示威游行。2月18日,彼得格勒普梯洛夫工厂一个车间的工人罢工,要求增加计件工资额。厂方无理拒绝工人的正当要求且以解雇罢工工人进行威胁,引起全厂的工人都起来罢工。2月12日,厂方不惜孤注一掷,以不定期歇业对付工人罢工。工人们愤怒地在紧闭的厂房门前集会,在布尔什维克的倡导下,成立罢工委员会,同厂方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为了支援普梯洛夫厂工人,彼得格勒大多数工厂工人举行罢工,形成声势浩大的无产阶级革命新高潮。

2月23日(公历3月8日),彼得格勒女工和妇女为庆祝国际劳动妇女节举行政治罢工、集会和上街示威游行,高呼:“面包!”“打倒战争!”“打倒专制制度!”男工也走出工厂,参加示威游行。这一天,罢工人数达9万。

2月24日,彼得格勒的罢工运动更加猛烈地展开,遍及首都各个区域的224个企业,人数增加到20万。早晨,工人到工厂短暂集合后就涌向街头,参加示威游行。示威群众一阵一阵冲过警察岗哨和士兵防线,唱着《马赛曲》,高呼:“打倒沙皇!面包与和平!”在涅瓦大街,人山人海,不断增派的军警也无法驱散他们,许多士兵反被工人团团围住,进退不得。为了加紧对士兵进行革命转化工作,当天,布尔什维克党中央俄罗斯局举行会议,决定尽最大的努力把士兵吸引到起义人民方面来。布尔什维克组织工人深入营房、哨所、巡逻队周围,对士兵进行说服,号召他们不向人民射击。

2月25日,整个彼得格勒到处都是群众集会和示威游行,罢工人数增加到25万人,广泛散发着布尔什维克彼得格勒委员会传单。传单说:“前面就是斗争,而必然胜利在等待着我们!大家都到革命的红旗下来!全部土地归人民!打倒战争!全世界工人团结万岁!”示威群众和警察发生了公开的冲突。布尔什维克通过演讲和传单,大力号召士兵和工人联合起来,推翻沙皇制度。布尔什维克彼得格勒委员会并决定构筑街垒和停止供电等措施。从党的中央局又派出代表到莫斯科和尼什涅诺夫哥罗德争取对彼得格勒工人的支持。这一切表明,罢工正在发展为武装起义。

沙皇慌了手脚。25日晚,他连忙诏令彼得格勒军区司令哈巴洛夫:“着令于明日将京都中的骚乱悉行制止。”于是在彼得格勒中心和交通要道上布满了大批军警,在屋顶上和角楼里架起了机关枪。军事长官受命开枪射击参加示威和集会的群众。密探连夜搜查逮捕革命者。布尔什维克党彼得格勒委员会遭到破坏,5人被捕。根据党的中央局的决定,由维堡区委员会代行彼得格勒委员会的职权。沙皇企图以武力一举扑灭正在燃烧的革命烈火。

沙皇的血腥镇压,只能促进人民更广泛更剧烈的革命。2月26日是星期天,但斗争仍继续着。中午,示威游行的群众开始冲破沙皇军警的严密封锁,进入涅瓦大街,在兹纳缅斯克广场集会。反动警察突然开枪,打死群众40人左右。工人仍保持很大的镇静,很久没有离散。同时,在彼得格勒卫戍部队中,由于受布尔什维克革命思想的感召,士兵的革命情绪有了很大的增长。不愿向工人射击的巴甫洛夫团后备营第4连士兵毅然起义,把枪口对准自己的指挥官。军队已开始转移到革命方面。

同一天,布尔什维克党中央局发表宣言,号召进行反对沙皇制度的武装斗争和建立临时革命政府。当晚,布尔什维克党维堡区委员会通过了继续罢工、将罢工转变为武装起义的决议,并决定同士兵联欢、夺取军火库和攻打监狱、解放被捕的布尔什维克。

2月27日早晨,彼得格勒工人到达工厂,但不是去复工,而是去集会。布尔什维克向他们说明党的决议,号召他们把反对沙皇制度的斗争坚持到最后胜利。为了斗争的需要,工人开始普遍组织纠察队,搜集和从警察手中夺取武器。成千上万的工人组成浩浩荡荡的队伍,向市中心行进。在军队中,士兵不但拒绝向工人开枪,而且大批大批地转到起义人民方面。早晨6点,沃伦禁卫团教导队士兵起义,杀死教导队长,然后开往邻近的普列奥布拉任斯基团、里托夫斯克团和工兵营,联合它们,共同行动。

起义兵团整理好队伍便向维堡开动,同工人会合,再转向市中心去。工人和士兵一起夺取了兵工总厂——彼得格勒主要军火库,缴获了4万支步枪,3万支手枪和整箱整箱的子弹。并分发给各地区和工厂,占领火车站、发电站、军需库,打开监狱,解放被关押的革命者;捣毁警察所,撤销几乎所有军事据点。沙皇的大臣被逮捕起来,监禁在塔夫利达宫。画有双头鹰的国徽被打烂了。革命的红旗代替了沙皇的白蓝红三色旗在空中飘扬。至中午,彼得格勒街上就有满载武装工人、士兵、水兵的汽车行驶。2月26日晚,还只有600名士兵起义。过了一昼夜,起义士兵增加到66700人,并且还在增加。

当时沙皇不在彼得格勒。他从前线调回军队,企图作垂死挣扎。但在彼得格勒附近的卫戍部队早就起义了。起义士兵占领了火车站,截住了沙皇调来镇压武装起义的军队。工人和起义士兵对他们进行了宣传。结果这些军队拒绝服从沙皇的命令,也站到革命这边。

28日晨,镇压人民的刽子手哈巴洛夫见大势已去,无法再在彼得格勒呆下去,便领着自己的残部,从他最后盘踞的海军大厦溜走。彼得格勒武装起义胜利了。

2月27日,布尔什维克党中央委员会发出《告全体俄国公民书》,号召推翻沙皇制度,建立民主共和国,没收地主土地,实行8小时工作制,联合各交战国人民,争取立即制止帝国主义战争。

在布尔什维克党的领导下,全国各地的工人和士兵相继举行了武装起义,摧毁了当地的沙皇政权。沙皇尼古拉二世见大势已去,被迫宣布退位。统治俄国达300年之久的罗曼诺夫王朝被革命风暴所推翻,二月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胜利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