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

Skip to main content

后鲧

2020-08-28 14:52:08 浏览:

后鲧(? ——?),传说中禹的父亲,姒姓,原居于崇,号崇伯。其生卒年不可考,周朝时列入帝王祀典。时洪水泛滥,他由四岳推荐给尧,被派去治水。他采用堵塞的方法,徒劳无功,被殛死于羽山。死后成为羽渊之神,一说鲧、禹均开通沟渠,注意疏导,同为治水作贡献。鲧虽然没有正式称帝,但他是尧舜时代一个最重要诸侯,又是夏朝的始祖神,被说成是天帝的长子。死后受到与帝王一样的祭祀。

后鲧

鲧本是夏族的神,原始人都崇拜图腾,鲧的图腾形象是一种类似白马的神异动物,夏族早先居住于我国西北的黄河河套一带,所以传称鲧“家于西羌”,西北草原多野马,马是游牧民族的主要倚靠,所以夏族将他们崇拜的神描画成白马的形象。有人认为鲧的图腾形象为水中动物,鱼类或三足鳖。

在夏族的传说中,鲧是天帝的长子,夏族的始祖神,后来,夏族迁到黄河中游,为了与当地的始祖神黄帝挂勾,又产生了鲧是黄帝的玄孙的神话,后人又认为这样离黄帝太近,不合乎事实,又改为鲧是顓顼的五世孙。

夏族在传说中将驯养畜类(牛)、发明农具(耒耜),播种五谷,教民精耕细作,铲除杂草的功劳都记在鲧的名下。鲧在夏族人心目中是一个全能的天神。

但鲧又是夏禹的父亲,是个实实在在的凡人,这也没有什么奇怪,原始部落的领袖常常将天神的名字当成自己的名字,自称天神之子,于是夏禹的父亲被推举为夏部落的首长后,便自称鲧,以白马为自己家族的徽记。

夏部落在西北河套地区留下了深远的影响,秦汉时兴起的匈奴,五胡乱华时匈奴人赫连勃勃在今陕西横山县西建立的大夏国(407—431年),以及宋代时的西夏国,都自称夏后氏之裔,奉鲧为远祖。

尧封鲧为崇伯,鲧在崇地建立崇国,帝尧六十一年,命崇伯鲧治河,帝尧六十九年,帝尧将鲧免职,后来禹接替鲧为崇伯,鲧一生都在崇伯这个职位上。崇国为他所居之处,是夏人早期活动的地方,和夏代兴起的根据地。《国语·周语上》云:“昔夏之兴也,融降于崇山。”

崇国应在崇山附近。崇山即嵩山,又名太室山,在今河南省登封县境内,此处正是夏人活动的中心,有很多夏代的历史事件和传说,都和这个地区相联系。例如,夏启的母亲生下夏启于嵩山,再从考古发掘的情况看,嵩山正在二里头文化的分布范围以内。二里头文化分布在山西南部和河南西部,被称为是夏文化的代表。因此,说鲧所居之崇国在嵩山附近,与文献资料和考古资料都是符合的。

据传说,鲧有奇才异能,为人正直,关心人民疾苦,性格刚毅,办事果断,集中了上古人民的德才,他担任崇伯时,带领民众,筑城建郭,以捍卫村镇城市。有人对鲧筑城的传说表示怀疑,因为古代筑城当非易事,需要动用较多的人力和物力。鲧一生的主要事迹在于治水,而治水与筑城这两件大工程,不能由一人同时并举。鲧曾筑了不少堤防(即护庄堤或土围子),所谓“鲧筑城”,可能就是由筑堤防演变而来。

关于鲧的传说主要是他治水九年不成而被殛死,因此鲧是位失败的英雄。

关于中国古代的洪水,古籍上有许多描写,例如:“洪水,直迫空桑(今山东曲阜县)。当时,龙门山、吕梁山都还没有凿开,洪水到处泛滥,长江、淮河等连成一片,天下之水茫茫无际。民众统统登上了山岭,爬上了树木”。“洪水横流,泛滥天下,草木生长得茂盛,禽兽繁殖得很多,但五谷却无法成熟,禽兽逼迫着人们,全国到处是禽兽的脚迹。”“汹涌奔腾的洪水普遍为害,浩浩荡荡,淹没了大山,冲上了高冈,水势之大,简直要遮天盖日。人间的百姓全在那里愁苦叹息。”

世界各民族都有洪水传说,如以色列民族的《创世纪》中关于大洪水和诺亚方舟的传说。因此有的学者根据这些传说断定某一时期地球的全部,或是全部有人居住的地方,都淹没在一个大的洪水之中,几乎把全部人类毁灭了。人们常在高山上发现海生蛤壳的化石,因而认定是大洪水退落的时候搁浅在山上的。

对于世界性的大洪水的原因,有些人提供这样的解释:地质上的沧海桑田式的变化,远古亚洲与澳洲曾相连为一大陆,印度及中国的一部分曾为大洋。另一些人用冰期的消退解释洪水的起源。冰河时期全世界的河流几乎都冰冻了。后来地球上的气候变暖,冰河消融,泛滥流溢,遂成洪水,冰河时期距现在仅几万年,仍为人类记忆范围之所能及。

另一种最接近事实的推测为:世界上多数的洪水传说不过是某地区曾发生的洪水的夸大的报告,这些洪水是由于大雨或地震造成的,这类传说的形成最早不会超过数千年。原始人还没有发明掘井的技术,为了取水,他们居住的地方不能离水边太远,往往被限制在湖泊或河流的附近。根据多年的经验,他们知道,应该在雨季水涨的时候还不至于淹没的地方。结庐居住,从事原始刀耕火种的农作,不料过了若干年以后,气候忽然变迁,雨量增加,山水大来,湖泊或河流的涨溢超出了前几十年或几百年的界线,原始人的住处就全部被淹没了。当时人们还没有防洪技术,不知道修筑堤防阻拦洪水,所以洪水一来,必定对他们造成巨大的生命财产损失。经历了多次这样的洪水后,可怕的洪水传说就在幸存者之间传开来,而这样的传说多半产生在沿河定居的农业氏族中。

原始人信奉万物有灵沦,洪水也被看成是有生命力的恶神。共工及其臣相繇(yao),就是这样的恶神。古书上说,西北荒野有一个人,长着人的面孔、红色的头发、蛇的身体,人的手脚,吃食五谷,像禽兽一样愚顽,名叫共工。共工大发洪水。

共工有一个臣子叫相繇,长着九个脑袋、蛇的身体,自己在那里旋转,吞吃着天下食物。他所呕吐和停留的地方,就变成水泽,那水不是辛辣的便是苦的,百兽没有谁能够安居在那里。

共工原系共工族的始祖,只因他带领人民抗击洪水,没有成功,给后人留下洪水祸患,又与黄帝族的顓顼等交战过。给中原带来灾难,逐被拉来作了振滔洪水的罪魁祸首。有一则神话解释洪水的成因说:共工与顓顼作战失败,痛不欲生,跑到不周山上,将满腔怒气朝山上的顶天柱发泄,用头颅撞断了顶天柱。天上出现了一个穹窿,由那个孔里立刻降下倾盆大雨,雨势排山倒海,昼夜不息,洪水淹没了平原和山地,使普天下的生灵都受到威胁。

鲧也和共工一样,是失败的英雄,他治水九年不成功,后人将古人与洪水斗争所犯的一切过错却记在他身上,他成了替罪羊。

据传说,在尧召集的部落联盟会议上,大家公推鲧担负治水之责,说明鲧有组织才能,在部落中很有威望。鲧治水采用的是铺放泥土,填水堵洪之法。他说是鹞鹰、鸟龟教的,实际上,他是沿用共工氏的旧法子,即把高地方铲平,把低地方填高。后人解释这种方法为筑堤。但鲧所筑的堤防至多抵得上今日北方乡间所筑的土寨子或护庄堤。这是十分原始的堤防,次年雨季一来,立刻崩溃,田园庐宅又复飘没。由于水流不畅,这种防治方法虽然是上古人民与洪水斗争的最初的杰出创造,但花力多而效果少。鲧既失败,被放逐到东夷的地方,忧愤而死(殛是诛责的意思,并非被杀)。

较晚期的传说称,有一次鲧遇见了一双神鸟,神鸟告诉他说,在天廷里藏着一种宝物“息壤”,息壤具有魔力,投下一点点,就能变得高山那么大。鲧潜入天廷,偷来了息壤,依靠它的魔力,止住了水患。上帝发现鲧盗取了息壤,勃然大怒,派火神祝融将鲧杀死在羽山。鲧的尸体三年不腐烂,上帝派一天神用一把宝刀把鲧的尸体剖开。从鲧被剖开的肚子里,忽然跳出一条虯龙,就是禹。禹头上长着一对坚利的角,昇上了天空。鲧本人被剖开的尸体也化为黄熊,越过穷山的冈岩,到西方去请求巫师将他救活。

在这则神话里,鲧成了希腊神话中的普罗米修斯。普罗米修斯因从天上窃火种给人类触怒天帝宙斯,宙斯把他锁在高加索山上,每天派神鹰来啄食他的肝脏。而鲧则因从天上偷取息壤给人类而被天帝殛死。

还有传说称:鲧见大功没有告成,大约相当愤懑,英雄气短,乃投水化去,化为羽渊之神。羽渊之水常清,牛羊不敢饮。羽渊上多细柳,鸟兽不敢践踏。

鲧无论是自沉羽渊的,或者是被上帝杀害的,身虽陨心却未死。他终究不愧是人民的英雄之神,受挫之后仍然壮志犹存,念念不忘征服洪水。他自己不能再施展身手了,乃养育出了继承人——禹。

禹的出世,不是一件偶然的,普通的事,有其必然性、重要性。它,标志着一个新的历史阶段的到来。在这个阶段里,生产力有了进展,上古人民已积累了较多的防洪经验和教训,进一步了解了洪水的规律,能够更加有效地与洪水斗争了。他们把禹安排成鲧的儿子,非常之妙。父与子,十分恰当地象征了前后两个历史阶段的人们。禹接替鲧,是后人继承前人事业的生动写照;禹将比鲧强,明显地揭示了,后人将超过前人。

有传说称,舜杀鲧,不是什么由于治水失败,而是一场政治斗争。

唐虞之际,父系氏族社会已经发展到了晚期。在当时的历史阶段中,尧舜是保守势力的代表,鲧是新兴势力的代表。鲧的所作所为都在破坏着氏族社会古老的习俗和制度,尤其他以暴力威胁着“禅让”这一氏族议事会的民主制,试图取尧而代之,终致激怒了尧,由尧授权舜处死了鲧。

鲧的一生,应该肯定,把他说得很坏,是不公允的。

《尚书》中将鲧说成是“四凶之一”。这“四凶”是共工、驩兜、三苗、鲧,舜除“四凶”的情况是“流共工于幽州、放驩兜于崇山,窜三苗于三危,殛鲧于羽山,四罪而天下咸服。”但在现存的古代神话、诗歌甚至个别儒家经典中,对鲧有很高的评价。《楚辞》中说:“鲧是太直辟不顾性命,终竟在羽山下遭受了惨杀之祸。”屈原在《离骚》中将自己比作鲧,在《天问》中,对鲧之死及其治水失败的传说,提出了一系列的疑问。《国语》中说,鲧死后,和其他具有卓越功勋的人(黄帝、顓顼、帝喾、尧、舜、禹、文王、武王)一样,被列入祀典,享受后人的祭祀。

上一篇: 四嶽

下一篇: 后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