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

Skip to main content

蚩尤氏

2020-08-28 14:43:42 浏览:

蚩尤(? ——?)是传说中九黎族首领,其生卒年和在位年代均不可考,在涿鹿大战中被杀死,死后为战神、为兵主,天上有星叫蚩尤旗。葬地在山东东平县。庙号蚩尤祠。蚩尤及其部族的活动中心在山东、河南、河北三省交界地带。据说蚩尤有兄弟八十一人,个个兽身人语,铜头铁额,常兴兵作乱。黄帝联合炎帝出师征讨,战于涿鹿(今河北涿鹿南)之野。他战时能作大雾,后黄帝发明了指南车,才把他战败擒杀。

蚩尤属于蛮族,是蛮族帝王中最杰出的一个。古书称他为“天子”、“九黎之君”。蛮族又叫“三苗”、“有苗”、“苗蛮”或“南蛮”,居住在我国南部的江汉流域(包括长江中下游大部)。“九黎”族是蛮族中最强大的一支。蚩尤是其首领。有兄弟81人,即81个氏族酋长。九黎族是最早进入中原地区的民族。有人说九黎族与东夷关系密切,其根据如下:第一,蚩尤居住的地方是少昊的原居地,即山东的西南部,蚩尤族盘据山东,与黄河南岸的炎帝集团相对峙,炎帝势力向黄河下游发展,势必与蚩尤发生冲突。炎帝联合黄帝杀掉蚩尤后,让少昊氏清治理蚩尤氏原来领导的人民,黄帝这样的办法是同后来周武王杀了商纣又立武庚或微子同类的。战胜者不同战败部落的贤能携手合作,是无法与战败部落继续相处的。少皞既然属于东夷,蚩尤必然与东夷关系密切。第二,蚩尤冢在今山东东平县。据说高七丈,有赤气出,如一匹绛色的丝带,当地人称之为“蚩尤旗”。这个坟墓很可能是真的。因为蚩尤历来受到唾骂,他的祠堂和坟墓不见得有人去附会,关于他的传说在山东地区是如此显赫,说明蚩尤族与东夷的居地山东有很深厚的联系。第三,古代的山西有黎国和黎氏族,今山西有黎城,汉朝时河南有黎阳县(今河南濬县境),山东有黎县(今山东郓城县西境),这些地区很可能是古代“九黎”的活动区域,由此可推及九黎的活动中心在今山东、河南、河北三省的交界地带。蚩尤为九黎的酋长,所以败死以后就葬在它的属地的东境,根据九黎的属地可知它与东夷的关系密切。第四、古籍说,黄帝在涿鹿之战中,除了斩杀蚩尤外,还杀了蚩尤的同盟军——太皞和少皞二族的酋长。太皞和少皞乃东夷部落,既与蚩尤在同一战线上作战,更加证明蚩尤族曾依傍东夷。根据以上分析,可知蚩尤族原属南方蛮族,北上中原后,与九夷建立一种共生的关系。共生是两个以上氏族的亲近共存,每一个都有自己的生态槽。共生关系没有形成嵌合体,嵌合体指在同一个生态槽里共存,共生更不是两个民族的融合,九黎族始终保持着南方民族的特色,失败后逃往南方,成为三苗的祖先。它没有和夷族融合。两个共生的氏族,其关系既可能是友好的,也可能是敌对的。民族间的杂交可能发生,但不是必然的。文化的交流有时是频繁的。有时是微弱的,这一切都依附于进行接触的诸民族的热情张力水平的差距的大小。共生关系使进行接触的民族一旦有需要,就可能把力量汇合起来,正因为如此,当蚩尤与黄帝在涿鹿作战时,九夷中的两皞族也派兵帮助蚩尤战斗。

古籍对蚩尤的记述也多有怪异之辞,将他形容得好象神话传说中的人物:“兽身人语,铜头铁额,食沙”、“人身牛蹄,四目六手”等等。古时所造蚩尤之像,其状都为兽形,这是后人对他的丑化,蚩尤是个真实的历史人物,其外貌应该与常人没有什么两样,但中国自古以来的习俗是“胜者为王,败者为贼”。黄帝是胜利者,所以在史家和艺术家笔下,黄帝戴着帝王的冠冕,身穿象征土地之色的黄色衣裳,为万世帝王的楷模,而蚩尤则被丑化成贪虐者的典型,形状象吃人的饕餮,夏、商、周三代的青铜器往往有蚩尤像、形状象野兽。有些民间传说中还说蚩尤尽吃人们的小孩。孔子也说:“蚩尤、庶人之贪者”。《尚书·吕刑》中也备言蚩尤之暴虐,说蚩尤以五种酷刑逼九黎人服从,五种酷刑是什么?即削鼻子、割耳朵、破坏人的生殖器、杀头、刺人颜面等。这些刑罚古来就有,并非蚩尤一人独创。古代史家对蚩尤的丑化,今人不能全信,蚩尤的狰狞可怕的形象也与秦汉间的“蚩尤戏”有关。“蚩尤戏”是一种民间游戏,在这种游戏中,一人扮演蚩尤,一人扮演黄帝,二人头上都戴有牛角,以角相抵戏。到了汉代,这种游戏又名角抵戏,以黄帝战蚩尤的故事为本,总是黄帝胜,蚩尤败。但扮演蚩尤的演员的化装形相,肯定要比扮演黄帝的丑陋很多。

蚩尤“铜头铁额”之说,乃后代人按古代战将的头盔描绘。春秋以前历史上本未用铁,史事传说自然也不会有“铜铁”并言之例,因此“铜头铁额”纯属后人凭想像杜撰。

黄帝与蚩尤的斗争是古代文献中描述的原始社会末期的规模最大的战争之一。战争并不是从来就有的,在原始社会时期,有很长的时间,并没有出现战争,只是随着私有财产的产生和发展,才逐渐出现了战争。战争出现后,它的规模也在不断地发展。到原始社会末期,尤其在即将进入阶级社会的时期。战争的规模空前扩大,次数也十分频繁。

原始社会末期,黄河流域散布着大大小小的部落。传说当时有“万国”之多。这里所说的“国”,实际上就是部落。在原始社会的早期,这些部落互不接触:“小国寡民,鸡犬之声相闻,人民老死不相往来。”因此没有争斗,“男耕而食,妇织而衣,刑政不用而治,甲兵不起而王。”到了末期,部落间的交往和接触日益频繁,有些部落专门靠掠夺别的部落为生,“以强胜弱,以众暴寡”,强大的部落吞并弱小的部落,有的部落壮大起来了,但部落的数量越来越少。最后剩下三大部落集团:黄河北岸的黄帝集团,黄河南岸的炎帝集团,居在少皞故地的蚩尤集团。这三个集团的关系大约和平相处为常态,战争状态都是暂时的。但是常态不容易引起人的注意。所以没有留下来什么传说。现在我们知道的它们的最古关系是战争,特别是黄帝与蚩尤的涿鹿之战。这是原始社会末期一场最残酷的战斗,持续时间很长,牺牲的人很多,达到了血流漂杵、流血百里的程度,在古代人类中留下了十分深刻的记忆,对后世也有深刻的影响。诸子百家言黄帝史事之中,对这次战争都有记述和解释。

古籍中往往将涿鹿之战的原因归结为蚩尤性贪,好兵喜乱,诛杀无道。这都是战胜者指责战败者之词,有很大的片面性。上文已提到,这次战争的真正原因是原始公社制末期的私有制的产生。由于生产力的发展和生产水平的提高,导致了剩余产品和社会财富的增加,而这种社会财富则直接地刺激了人们的强烈占有欲,有些部落专门掠夺其他部落的财富,在他们看来,掠夺是比进行创造的劳动更容易甚至是更荣誉的事情,而有些部落则用武力来保卫自己的财富,反击他人的掠夺。掠夺与反掠夺的斗争就形成了最初的氏族战争,黄帝战蚩尤是氏族间因掠夺财物而引起的战争的升级,它最终导致国家制度的建立,这次战争事实上是我国国土上国家最初形貌建立之前的一个奠基礼。自此之后,我国逐渐进入文明时代

蚩尤族似乎是一个好掠夺的氏族。因为他们掌握当时最先进的武器,用铜制造的刀、戟、大弩等,掠夺炎帝族。炎帝族本住在今河南北部,是个定居的农耕民族,武力不强,无法抵御蚩尤的进攻,狼狈北窜,疆土全失,向黄河北岸的黄帝族求救。炎、黄二支都来自陕甘一带黄土高原,乃是兄弟民族,黄帝族自然有援救炎帝族的职责,但黄帝的姬姓国偏于北方,沿中条山及太行山脚发展,最远或已到燕山以北,今涿鹿一带,蚩尤未对其构成直接威胁,直接威胁黄帝族疆土的是北方的荤粥,所以有“黄帝北逐荤粥”之说。可能这时候黄帝族也感觉到“唇亡齿寒”的苦痛,同时也有挥师南向夺取黄河南岸农村土地的愿望。这是派兵帮助炎帝恢复失地,这样一来,蚩尤与炎帝的战争变成了黄帝与蚩尤的战争,战争的初期,蚩尤族凭借铜造的兵器,经常取得胜利,蚩尤的武士深入黄帝族的领地。最后,两族军队在涿鹿附近举行决战。

蚩尤是一方的天子,因此有神仙风伯、雨师来帮助他作战。蚩尤的同盟军还有九夷太皞族、少皞的武士,以及南方的夸父族、灵恝族的队伍,太皞姓风,风伯乃此族的图腾神,奉太皞之命令来帮助蚩尤。但黄帝族有更厉害的天神相助,这就是西王母派来的九天玄女和天神应龙。黄帝本来想使“应龙畜水”来淹没蚩尤所领导的军队,可是他不晓得蚩尤也有很大的神通,能使风伯和雨师作出来大风雨。黄帝没有办法,只能又从天上请下来一位很危险的神祗女魃,仗着她的神通,才能阻止住风雨,打了胜仗,可是,黄帝讨伐蚩尤后,对这位危险的魃,不知如何发落,他只能把她从天上招下来,却无法把她再送上天去,于是魃所住的地方总闹亢旱。这样就惊动另一位人神叫作叔均的又去给天帝说,把这位危险的魃放到赤水的北边,中原的沃土才能免去长期亢旱的威胁;叔均因为有这样的功绩,才被奉为农神,田祖。赤水发源于青海高原,赤水北就是今日河西走廊北的大沙漠。那些地方终年不落雨。

传说蚩尤会造云雾。他收集纯阴之物,炼成一物,名雾母,能舒能卷,又名雾幙,此物展开,弥漫天地,对面不能见人,此物卷起,则渐复清明。涿鹿决战那天,蚩尤将雾母展开,造起漫天大雾,白昼昏如长夜,漫不见日,数步之内,如隔重山,黄帝的军士混乱,陷入蚩尤的重围。幸亏黄帝的相臣风后赶急造出一辆指南车,靠了指南车的引导,黄帝的军队才冲出大雾重围。蚩尤会作云雾乃后人臆造,但根据以上传说,可推测黄帝战蚩尤时间是夏季,因而有可能遇上时而大雾弥漫、时而狂风暴雨、接着又炎热难当的天气。

黄帝战胜蚩尤后,在西泰山(即今山东泰山)会合天下诸侯,这时黄帝的仪仗队十分烜赫。有蚩尤族的力士居前开道,风伯族的酋长扫除道路上的尘埃,雨师族的酋长给道路洒水。战败者理所应当为战胜者服务。

但蚩尤是个失败的英雄,他率领其氏族与黄帝作战,在初期曾取得很多胜利,他还善于制造锐利兵器,发明了不少兵杖,后人为他立祠,奉立为战神。据说,黄帝征服蚩尤部族后,四方如有谁生事作乱,他就命画师图画蚩尤的形象,作为一种威慑的力量传送四面八方。由此可见,蚩尤生前的威名是如何烜赫! 华夏民族对蚩尤的祭典一直保存了很长的时间,春秋和战国的时代,蚩尤和黄帝都是战神。秦朝祀东方八神将。第三位神将就是兵主蚩尤。汉代立蚩尤祠于长安,长年祭祀,以后各代凡出师祭旗(叫作“禡牙”)时,或祭黄帝,或祭蚩尤。如宋太平兴国四年(979年),宋太宗征河东,出京前一日,用少牢一祭蚩尤。古代星相学家还说天上有一种星宿,叫做“蚩尤之旗”。大约因为他只是一个失败的英雄,所以还不能同傅说等一样,成为一个恒星的名字,却只成为妖星,蚩尤之旗是像慧星和孛星一样的不常见的星。这样的妖星一旦出现在天空,必有刀兵之灾,王者必征伐四方,这种妖星或象簸箕,或象战旗,上面呈黄色,下面呈白色,可长二丈,末尾有一颗星。蚩尤旗还表示一种气象,四望无云,独见赤云,即为蚩尤旗,预示将有反常的天气出现。最近历史学家在河北涿鹿开学术会,一致认为蚩尤应与炎帝、黄帝并列,都是华夏族的祖先。

蚩尤战败后,黎族一部分被迫徙居南方,一部分留在北方,后来建立黎国。一部被炎黄族俘获,论为奴隶,称为“黎民”,到西周还留有“黎民”的名称。黎国在今山西的黎城,潞城、长治、壶关各县境内,乃黎族后人所建,这个氏族国家至少存在了一千多年。国都在今长治县西南三十里黎侯岭下,后来徙于今黎城县地。殷商时黎国就是一个历史悠久的诸侯国。周文王曾征讨黎国,周武王曾封帝尧之后于黎。春秋时,黎国为赤狄潞氏所灭。公元前594年,晋景公灭掉了潞氏,一度恢复了黎国。

古代,“黎民”和“百姓”是有区别的。炎黄族的子孙称为“百姓”,如黄帝有子二十五宗,其得姓者十四人,为十二姓。当时的“百姓”是有一定社会地位的贵族总称。必须王公子弟才能赐姓。而九黎族战败后被俘获者则称为“黎民”,黎民即奴隶。他们没有家室,也无姓氏,并被刺瞎一目作为特有的标记。他们甚至可以被奴隶主用作人牲,杀死以祭神或殉葬。

九黎族逃到南方后融入三苗族中,尧舜时代,三苗族仍旧是华夏族劲敌。夏禹统治时,大举对三苗进攻。三苗打了个大败仗,以后就逐渐衰亡了,自夏朝以后,华夏族的外患,主要在北方,南方再没有强敌了。

上一篇: 黄帝

下一篇: 夸父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