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

哎呀太大了撑的满满的 真的太大了!

文章发布时间:2019-11-15 15:11:48
回收

午后本该是系统判定,阳光最为温和的时段,而此时在现实世界的“星宫”里,夏晴医生却是被一双几乎要将他看穿的眼睛盯着——秦空。

“你是不是上班太久了,快精神病了?工作都不要了是吗?”秦空嘴里语气带着些许的不满。其实他也想看透这个医生到底在想什么,可是遗憾的是,他看不透。

哎呀太大了撑的满满的客厅的茶几上是秦空刚刚接待了几个委托人还没来得及收起来的茶具,杯中的茶水在秋日有些微凉的空气中,早已变得和此刻秦空的心情一样,凉透了。除此之外,茶几上还摆着两人的手机,同时开着一个APP——“梦境空间”。

夏晴就是游戏里的那位ID为【青空】的玩家,纯辅助一名,之前一直因为工作的关系,让他一直拖着自己的剧情任务,昨天刚请了年假,一到家就是一个通宵,看攻略上说的如何一次旅程跑完全部的新手任务,但是还是差那么一点,之前雇的代打早就已经替他把新手任务做完了,至于剧情任务却是一点都没动,就连医生的生活技能都是夏晴平时闲下来看手机的时候就这么一答题就通过了的。最后还是他拿出了在精神科医院的那种耐性把那些剧情任务糊弄完了,至于这个游戏角色先前发生了什么,他一点兴趣也没有。

哎呀太大了撑的满满的今天早晨,他就刚一出房间,准备洗漱去,却是和住在“星宫”的秦空撞了个正着。人家那是要去事务所上班去了,他呢?要不是以前都住在星宫里彼此熟悉,论谁也猜不出这黑眼圈重成熊猫像的人,就是市级医院精神科里耐心和礼貌出了名的主治医生夏晴。夏晴平时是不住在“星宫”的,但是自己住的公寓离医院太近,容易暴露,他就决定回来住了。

当时的秦空也是一下没反应过来,等想起来是有这么一号人的时候,他积攒了一肚子的疑问,直到下午处理完委托人的事情,自己这才得空问起来。一打听才知道,夏晴请年假回来住了。

这已经是秦空所知道的第三个人了,第三个为了这个计划放弃工作的人。前两个人,一个是琉辉,一个是百里墨湘。现在他是越来越不能理解了,为了个游戏真是要疯了。

夏晴没反驳什么,白天一直都在睡觉,剧情推进自己是一直没怎么参与,下午刚醒过来就被这位律师好好发泄了一番工作压力。自己反倒是还保持着微笑,不温不火,还突兀地来了一句:“剧情到了。”

“……”秦空也不再纠结。都是成年人了,自己的决定,当然是自己管着自己更好。他拿起手机来看起了任务进度,显示了好几个电脑在线。气死了,真的要气死了。玩游戏都玩疯了吧?哗的一声起身,回自己房间去了,连平时最宝贝的茶具都没收。

正好是和刚刚沿着走廊回来的米苏擦身而过,米苏这也回过头去瞅了瞅他的背影,然后又转回身来走到茶几这边来,规规矩矩地收拾起了茶具,装作不经意地问了一声:“二哥怎么了?”这位看起来还只有十五岁的小孩,就是游戏里的【米娜】。此时的他留着到脖颈处的中长发,还配着平日里在花店干活的女仆装,手头收拾着东西,到真像是个在“星宫”帮忙打理的佣人,正如你所见,是个女装大佬。而他在所有人中间是最空闲的一个,一天到晚泡在自己的花店,除了期末考试完全不去学校。

哎呀太大了撑的满满的夏晴自然知道这个鬼灵精怪的小家伙是想八卦或者脑补点什么劲爆材料,但是的确是没有。他耸耸肩拿起了自己的手机:“傲娇着呢。”

“哦。”对于这个回答,米苏可是一下就脑补开了,但是肯定不会浮现在脸上,他暂时放下手中的茶具凑过去想看看夏晴在做些什么,却是被对方抬起脸来了个四目相对,看着大哥那眯起眼来浅浅的微笑,不知为何背后一阵寒意,赶紧掩饰了一句,“我就想看看大哥角色的剧情设定,还有面板什么的。”其实他是真的好奇,因为夏晴和秦空的账号和他们不一样,是百里墨湘送的,理由是他们太忙没时间创建新角色,米苏不这么觉得。这职业玩家送的角色总得有点不一样的,或者是个bug什么的?

“这样啊,那我不如和你交换一下?”

“也成。”

“巫师协会小诊所的医生,记忆不完全。治愈系的纯辅助,用他们职业圈对配点的总结来说,战斗职业是个巫师。你呢?”

“哦,这么没意思啊。我突然不想和你换了。”米苏说完这句话就一边躲避着来自大哥的“死亡凝视”一边抱起茶具托盘溜进厨房去了。

夏晴无奈,小孩儿嘛,他能怎么办?等他再低头看向自己是手机的时候,已经赫然是蓝字打出的一条消息:

系统提示:恭喜,战斗胜利……

什么胜利?这自己就没看一会儿,怎么就打完了?夏晴迷茫,无奈耸耸肩。不想再错过剧情,他也和厨房的米苏打了声招呼就回自己房间,开电脑,登陆网游去了。

哎呀太大了撑的满满的游戏世界里的琉月正在飞船的驾驶舱里,和那位几日前与自己的公会签好了专属飞船租用合同的船长【亚丽姗大】闲聊着。

“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这个游戏,还有这个职业?”【亚丽姗大】的中文说得还不错,但是琉月还是听得出,她和身边那些从布兰王国来的游戏角色说英语似乎是更加流利,还有中文带有的一点口音,所以琉月猜测她是个外国人,但是她可记得游戏还没有开发什么海外市场,正疑惑着,飞船开始准备下降了。

“你看。”在【亚丽姗大】的这句话说完之后,琉月也抬起头看向窗外,想要去见证这个答案。

太阳跃出云层,在晴空上涂抹出灼热的烈焰色,灿金光芒将阴影驱逐殆尽,露出被群山围绕的森林。高崖下是一望无际的树海,在那中央傲然耸立高及苍穹的,是一棵庞大的超乎想象的榕树。它的树冠如同冠冕,即使遥遥相望,琉月也感受到了自身的渺小。

【亚丽姗大】说的原因,就是这样的吧。在此时此刻,相信任何一个玩家都会在这个时候感叹一声这游戏的场景设计和绘师以及建模的强大,最后到嘴边能说的,也许就只有“实在是太壮观,太绚丽了……”

可惜琉月是个NPC,是个数据人格,虽然内心的确是有一丝波澜,但她不至于像那些第一次接触这一切的玩家一样兴奋至极手舞足蹈。她只是微微点头一笑,迎合了亚丽珊大接下来的几句感叹,就退出驾驶舱去,给公会成员发消息提醒上线去了。

因为当地的城内并没有专门用来给飞船降落的降落点,所以飞船也只好降落在了离小城有一定距离的草地上。此时那些等待的玩家大多就是像刚刚提到的夏晴他们一样,用着手机APP挂机的,琉月的这条消息也就只是提醒一下接下来的行程可能会有战斗剧情,希望有更多人去电脑那边上线罢了。

网游“梦境空间”,与其他网游相比最大的特色就是这手游绑定制度。游戏中许多剧情推进部分,例如文字对话、修炼挂机、交易等等都可以通过手游这种简易的面板来实时关注和操作的;只有一小部分,比如剧情副本、战斗、竞赛,这些考验实战操作的事情,端游也就成了必要的条件,而联赛就是将这个部分扩大和规范化,从而有了现如今开始兴起的产业链。新时代的人们对于游戏的接受程度也逐渐有所改观,电竞行业也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产业链,但是游戏毕竟是游戏,考虑到那些不可能24小时连轴转的上班族和学生党,官方虽然会希望这种永动机越多越好,但是还是推出来APP这种可以用零碎时间来参与游戏的办法。当然这种方法自然是不能和端游上那实时操作战斗的乐趣相提并论的。

而辨认玩家的角色呢?都是玩家自己捏造的外貌,自己选择的人口定位创建的角色,在一开始就和自己的性格有着很高的切合度。因此在下线之后角色也会被AI操作着去休息等待挂机甚至是跑路等等活动,看起来就像是虚拟世界的一个活物一般。而区分是挂机还是端游在线的方法很简单:头顶是否有中括号标明的ID。

这点又让很多网游玩家十分头疼,因为游戏人口设定的角色是有本名的,而又好巧不巧的,这款网游又和其他网游一样,是不允许重名的。游戏角色有了重名,又要玩家来取一个游戏ID来区分一下,再又不能重名。这才有了星宫现在最显眼的ID:【听说有人夸我帅】。

在最开始知道这个ID的时候,任何人都会对此人投去一个“这是多自恋啊”的眼光,还好是游戏里做不出来这个操作,路人大概也没这种路过就发表情嘲讽一波的习惯,不然真不知道他顶着这个ID是怎么这么有自信的行走在人群之中的。

公会成员的ID陆陆续续地亮起来几个,琉月这才下达了全员下飞船的指令,和船长亚丽珊大打了个招呼,一起下了飞船。接下来的行程是要自己走过去了。就是这样单纯的想做完这个任务,平平安安的,不想却是遭到了伏击。

其中一个顶着ID的玩家率先停下了脚步,忽然说了一声“有人”,要不是路上没什么人说话,还真就没几个人能听见他这么一言语。因为几天的观察下来,琉月能够感觉得到,他是个话很少的玩家,ID也是十分令人心惊【阎王】。

就这么一声,琉月也是立刻开了意念系结界,却是地面上那刚没漫延出去多少的白色光圈突然是被一致箭矢击碎了,搞得大家一个始料未及。此时,却是最先给出提示的阎王一个横向移动跨步过来,右臂上已然展开了一块儿骑士系别的装备——盾牌。这才及时救了场,没让这一箭正中感知结界中心的琉月身上。

可是还不等大家有什么反应,第二支,第三支,箭矢接连不断的嗖嗖嗖几声从树林深处不断的袭来,只能感谢身边还有魔法师的【魔法盾】和骑士的盾牌作为掩护,有些年轻气盛的凯突然是看不下去了,大家隔着耳机都听见他一声叫嚣:“有种出来solo!躲在暗处放箭是个什么本事?”最后突然是按下了一个技能:元素系风属性特有的小范围干扰技能【驱风】。其实实质上也没什么伤害,只是个对于射手系职业的玩家最为反感的那么一个技能罢了。但是被凯这么一施展,就像是气场突然排开一般,吹飞了所有的暗箭。身边剩下几个在线的也没有闲着,无心者朝着箭矢飞来的方向就丢了个【傀儡炸弹】进去,随后就先是听见里面像是有人喊了一句“这是什么东西?”,随后就轰隆一声爆炸,几个披着猎手协会新人专属套装的玩家飞快的在炸弹扬起的尘土碎石的映衬下跑了出来。

这一出来却是和星宫的成员全部是看对了眼,立刻又是起手提弓准备射击。而星宫的人哪会再给他们机会,楚霸王立刻是来了积极表现的机会,手中一柄长矛甩出,矛头却是闪出几道电光,伴随着几声脆响,忽然是一个箭步冲上,绕开了正退后的阎王,一击【雷枪破】伴随着矛头处镶嵌的元素系雷属性的蓝色铭文那么一闪动便准确的打到了那个最先迎面跑出来的猎手身上,出现了这个技能的效果:麻醉。元素系雷属性玩家从低阶技能就带有这些特有技能,大多是会带着这些效果的。随后也是没闲着,立刻紧接着打出一个近战角色技能【上挑】,将对方打了一个浮空。

哎呀太大了撑的满满的电脑对面那个玩家,本来也想调整身位来着,奈何麻醉效果的操作带有减慢,这还没来得及看清打飞自己的人是个什么ID,自己已经又是被一个近战角色技能【穿扬】推了出去。只能自己无奈的向后倒飞着,殊不知身后几个刚刚好被凤求凰预判出来了一个法术【冰封】限制走位不得不绕道走位的几个队友让出了一个位置,正巧落在了冰阵中。

“漂亮!”楚霸王这是叫给自己听的,能把队友失败的技能利用起来,其实他自己也是靠蒙出来的,他就是喊这么一句给自己一点有些多余的自信。【凤求凰】也是没有理会,对于自己的失误似乎是带着点荣辱不惊的态度。

身后琉月也提前开了星光符保护盾形态加持在了公会成员身上,看着那几个素不相识的家伙。几个猎手看着那还在转动着手中长矛虎视眈眈还在准备释放技能的【楚霸王】,一时间有些无语了。他们这一队,很不幸,没有一个近战角色。他们开始只以为能来个伏击来着,却不想中间有个风属性,他们是瞅准了是个射手就没有细看属性来着,没想就是这个射手是个风属性。然后又是一个人被意念系傀儡抱住了大腿直接从埋伏的树上掉了下来,结果却是没来得及转方向就逃向了这个“最差的方向”。话都没说,转身就跑了。包括那个被冰冻的家伙,效果一解除,转过身顶着个麻醉属性一瘸一拐地跟着队友离开了。

【楚霸王】虽然打得痛快,却还是回头请示了一下琉月,琉月收回了加持,对他摇摇头。他们是来任务的,这些来妨碍的新手玩家,打跑了就行了。【楚霸王】也是心领神会收起了武器,回到队伍中去了。刚刚那几个ID他立马是抛到脑后去了。

他的表现算是突出,琉月也是很欣慰。除此之外【阎王】的感知能力也是个意外的惊喜,还有【凯】的驱风技能也是完全意料之外的。

要说【楚霸王】和【阎王】的惊喜,那是天赋,是才能。可是【凯】呢?是真的让大家都有些无法理解的惊喜了,哪有射手玩家配风属性加点技能的啊?系统给每个人发送着“首战胜利”的系统消息时,电脑屏幕前的百里墨湘却是摇了摇头,这操作……没见过啊。就在凯文刚刚放出技能的时候,自己还在琢磨着,这是学了什么法师技能组合的新打法?但是当看着【楚霸王】冲上前迎战的那一刹那,百里墨湘却证实了自己的有些高估这个孩子了,应该打配合的远程输出角色,【凯】,从始至终就捏着技能在那瞄准着,直到战斗结束,这一波输出也是没能打出去……这操作,稀罕了。

而这个网游还有一大特色就是只要有了攻击就判定战斗开始,即使是没什么正面交锋,也是会判定个输赢,系统再通过战斗的含金量(如时长、输出量、承受伤害量、团战率等等)和战斗类型发点经验什么的,刚刚就是系统判定:团战,敌方逃跑。实在是没什么含金量,也就每个人发了点经验,公会加了两个金币罢了。

这才有了APP上的提示,夏晴这也就和厨房洗茶具的米苏打了声招呼就上楼开电脑去了。

游戏世界里的琉月也看着【金钱至上】和【青空】头顶的ID忽然就这么前后脚的亮了起来,两个人端游上线了。琉月只是私聊发了个消息打了声招呼,然后就继续一言不发的带着大家顺着电子光屏地图的提示找任务地点去了。

和其他网游不同,“梦境空间”的游戏任务以剧情为主,战斗为辅。所以战斗,就像刚刚那种,即使系统判定生效,但是奖励微乎其微。野图小怪掉落材料那也是概率事件。至于副本嘛,战斗副本和剧情副本又是一个不同的档次了。所以这个游戏很明显的一个特色就是你想变强吗?做剧情任务去。

即使是那些职业玩家也是如此,再厉害那也是从网游里走出来的,技能加点、稀有材料、特殊装备甚至是特殊的buff这些也都是要靠做剧情来获得的。其中也会夹杂一些不同难度的战斗任务和副本任务,当然也是非常考验技术的。但是在这种可以手机挂机的游戏中,当然也有那些全程划水过来蹭金子的,这时就需要公会负责人,也就是NPC来负责计算贡献量和分配奖励的,其中一个贡献量计算的依据就是端游在线时长了。

但是夏晴和秦空两个人也不是那种有多么在意什么奖励的人,只是有了战斗他们就不放心,毕竟琉月还是他们的一个“大计划”。

哎呀太大了撑的满满的作为NPC的琉月,没有过多的猜测,只是继续着自己的本职工作。招呼了两位新上线的,她也就准备继续前进了。这时原先最先发现有人跟随的【阎王】却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视角看向刚刚那些猎手们逃出来的方向,又是冷不丁地来了一句:“还有人。”

还有人?琉月重新打开了感知系结界,随后点点头道:“的确有两股微弱的魔法波动,还是两个魔物。过去看看吧。”能跟在猎手身边的微弱魔物气息,琉月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了——偷猎。

导致猎手协会和魔族引起直接冲突和利害关系的,其实并不是什么本身的利害关系,只是猎手大多喜欢接那些利润非常高的赏金任务,然而在上层社会很多奢侈品供不应求的时代,一切矛头都指向了作为“最初生产者”的魔族。那些在人族领域之外的生物,经过很漫长的时间成长修炼才能够得到的魂灵,就在猎杀这样残酷的战斗中成为了消耗品。魔族内部长老院的人口统计部门也是为此十分揪心,而长期以来对首都积攒下来的失望,魔族已经有一种随时准备爆发的心理了。这是游戏剧情中每个人都可以阅读的历史书上有所记载的,让人听起来就感到有些冷血无情,可又十分真实。

因为这种原因,猎手协会才推出了金色勋章的政策,希望能够挽回一些形象,管偷猎的叫“黑猎手”,严厉打击;对诚信打猎的叫“金猎手”,授予勋章作为一种表面证明身份,实际限制行动的令咒。但是很多人对这个行为只有一个概念——作秀。这个勋章也就是【凯】也弄到了一个,实质性意义真的不大,但是过海关的时候,船员一瞟到这【凯】的等级也就没怎么在乎他了。才15级的人族,还能在都是先天性战斗民族的魔族这里兴风作浪不成?这才有了星宫到现在也没发现什么人跟踪的情况。

按照现在的情景来说,他们很有可能就是俗称的“黑猎手”了,那么抢东西自然也是看着这边在线的人少,想来个奇袭罢了。星宫的一队人从刚刚战斗留下的痕迹上经过,就这样发现了一个做工比较粗糙的笼子,里面正躺着的是两只被迫打回原形的苍鹰。

榕树城,是弗朗特森林边境的一个小城镇。即使在黑猎手已经为大家所司空见惯的时代里,大家也都是清楚的,魔族领域并不是没有大城市和国家的,只是他们的种族分化太过严重,以至于最大的人口,却是被四分五裂的分割在不同的地区。其中弗朗特森林已经算是比较集中的一个,位于首都南向,面积广泛,甩出那么一两个小城镇也是十分合情合理的,因为魔族生物都有一个统一的习惯——迁徙。

哎呀太大了撑的满满的榕树城也就正好是一波当年被迁徙大队拉开了一定距离的小城镇,动物自然是从上至下的垂直分布,能遇到苍鹰自然是不足为奇了。

琉月蹲下身却看见这些苍鹰身上还插着不少箭矢,显然是黑猎手们根本就没打算取下来,然后就这样把他们带回去的。听着远处那些人逃走惊动草木的窸窣声响越来越远,琉月可以确定:刚刚他们是想捡走这个笼子,但是看见自己过来,也就顾不上在给自己来个负重越野的赛跑了。正巧刚刚青空上线,琉月招呼着辅助职业过来帮忙包扎疗伤。

还好在游戏世界的初期,没有什么兽医和人医的区别,把箭矢拔下来,包扎,治疗术,这些都没什么特殊要求。不然此时电脑屏幕前的夏晴真是想自己感叹一声:“我是精神科的医生诶,他们有精神病吗?”答案当然是没人会去理会的。随后琉月也是招呼几个人带上苍鹰一起上路。

【楚霸王】又是二话没说想要上来表现一把,提起笼子就想走,却是听着后面的【凤求凰】突然说了一声:“带笼子干什么?”

“诶?不带吗?”【楚霸王】点了一个挠头冒问号的表情,此时头顶出现一个文字泡。

【凤求凰】却是没什么点表情的习惯,语气也是冰冷冷地说:“会被误会。”

“哦!对对对,差点忘了,还好小白提醒得及时。”然后【楚霸王】放下笼子,放下也是一个动作,但是此时的这个操作却是游戏设定的丢开的动作。就听着“啪”的一声响,笼子就摔在了地上,随后又听着【楚霸王】对着耳麦上的话筒说了一声,“不好意思啊,我忘了下蹲了。老八快来搭把手。”接着又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的开笼子,招呼【阎王】一起和他带上两只昏迷不醒的苍鹰去了。

这操作看得刚刚帮忙点过治疗法术的几个辅助一阵尴尬,却是面对这个大大咧咧的【楚霸王】十分无奈,最后只好对着那笼子里的两位可能又被甩掉半条命的伙计投去同情的目光。就这样看着【楚霸王】和那位默不作声的【阎王】一人一只,把那两只苍鹰提了出来。

此时在电脑屏幕前的百里墨湘叹了口气。现在是下午两点半,按照电竞俱乐部的规定时间表,是一个休息时间。但是此刻的他却是对屏幕里的一群新人表示着堪忧,这群菜鸟啊……

“在干嘛?”正在百里想眯起眼来划水休息一会儿的时候,他那双一直拒绝带耳机的耳朵,收到了从身后传来的女声,他一下又来了精神,睁开眼来回头看去。正是现在梦幻俱乐部战队队长,柠荼,此时正捧着盒柠檬茶站在他身后小口小口的吸着,还顺手把一杯热茶放在了他手边。

哎呀太大了撑的满满的对上眼后,百里那双好看的桃花眼立刻笑了起来,答道:“推剧情呢。”柠荼当然知道,百里这是答非所问了,她想知道的明明是他们在做什么任务。但是她也不多话,从旁边座位扯了把椅子过来坐下,看着电脑里的情景,眨眨眼,说道:“榕树城。”她没有疑问,因为她就是熟得很,这是她只要一闭眼就能见到的世界嘛。

“眼不错。”百里随口夸了一句,然后继续认真投入游戏里。

柠荼耸耸肩,不以为然,继续说道:“这个任务很久没人接了,你们怎么挑上的?”

“老秦选的。”

“哦,有点偏,用不用我过去看看?”

“你看心情呗。”

“啧。”作为女孩儿,最讨厌的无非就是男人的一句“你随便”了。

“随时恭候您大驾光临。”百里见状立刻是改口迎合了一句,这才见那险些要皱起来的眉头没能够继续原先的趋势。

“没空。”说什么也晚了,生气了,还是要做个样子的,柠荼如是想着,牙齿咬着吸管发泄了一番又咬成方形,继续喝着饮料。百里也没在说什么,手上动作却没停,反倒是柠荼又突然地笑出声来:“噗,你们这是什么ID啊。”柠荼说的人,正是那个头顶着【听说有人夸我帅】一行清晰字体的游戏角色。好吧,不止是一群菜鸡,百里继续想着,他们取名字也是乱七八糟的……

“哪天带我认识认识这群人吧,能取这样的名字,亏他能想出来。”柠荼继续笑着,随后来又拍拍百里的肩膀,“有空来把青丘的剧情做了,你还有很多前世buff得拿的。晚上别忘了训练。”

剧情任务,低阶的他早就做完了,而很多需要高级操作和等级限制的剧情任务,他还没法做,要说剧情,他比柠荼还要着急做。在“梦境空间”里,需要大量剧情推进,剧情是可以获得buff的,很多神级角色都是前期的剧情里获得的那些性格buff和属性点技能点堆出来的。

要细说起剧情任务,那样冗长复杂又精细的过程,当然不会成为那些沉迷于打杀情节的男性们所崇尚的主流。但是百里不一样,他从创建这个角色开始,就准备倾注心血,而且不仅仅是为了buff。

百里墨湘现在愁的都是集体任务的剧情,他们凑不齐人。无奈,百里只能摇头叹息。柠荼却又是天南地北地找到了话题:“武器如何?”

“呃,其实我也一直想问问你,这是辅助类职业的武器吗?”百里听到这个话题,才一下子想起来自己这么久一直都忘记问的问题,“为什么治疗量用攻击属性点来算?”

“辉说的啊,暴力输出,不要奶妈。”柠荼理所当然地回答着他。

百里更是无语,这女人什么时候能这么听自己的一句话啊。辅助类的角色,剧情里换来的属性点还不能加生命,对于他这种极度手残来说,每一次战斗都要浪费一点心神来计算一下生命还剩多少,现在是输出更好还是刷血更好……百里只能对于这种信任自己智商的做法表示:我太感谢你了,琉辉。

“噗,以后你就知道了。”谁知柠荼只是笑了笑,没再解释,再看屏幕里的游戏角色们在同一个地方站了半天,突然像是想起什么来,笑容突然僵住,小声说了一句,“我好像在推出榕树城新地图的时候忘了公布一件事……榕树城入口,是个隐藏的索道。”直到最后百里又把耳机拉远了些,才听见最后重要的部分——榕树城的任务为什么一直没有公会接?找不到入口啊!

这下是真的不知道从何说起了,算了,反正眼前这个女子总是能让自己有这份莫名的惊喜。百里伸手调了调耳机上的话筒,开始叫身边的队友过来了解情况:“喂?喂?”

游戏世界里,那些听到将进酒在说话的角色纷纷转视角过来看向他,然后就听将进酒如此这般解释了一番。最后是现实里,柠荼听着百里的耳机中传出了一句“官方有病吧”的骂声,只好捂着脸又告诉了百里墨湘那索道的位置,最后灰溜溜地逃跑了。还是要面子的啊,百里如是想着。

游戏世界中,琉月将新得到的索道坐标标记在了电子地图上,长叹一声,带着大家向新的方向前进了。

又是一段山路,两个带着苍鹰的人一路受到了来自队友的各种取乐,因为【阎王】和【楚霸王】的操作并不是十分熟练的样子,此时操作拿着苍鹰,抱着也不是,扛着也不是,拎着也不是。一会儿被【凯】嘲笑说像村姑抱着山鸡,一会儿被【听说有人夸我帅】吐槽说像扛着座山雕的黑社会老大……两人一路无话,他们也不是什么矫情的人,关于游戏里的动作,只要不影响移动,两个人都无所谓。

榕树城的下段,向上看不到树顶,脚下是从地底下不断从泥土中暴露出来的粗壮的锈褐色树根,很多地方已经有了被人类从此处挖掘后留下的溃烂痕迹和使用火种后留下的烧焦痕迹,阳光通过头顶上树叶的缝隙,斑驳的照耀在树根和土地上。

琉月的手抚在那深灰色的树皮上,手感绝对不是光滑的,在数据的设定下,这样粗壮的一棵大榕树,也是那样经历着风吹雨打、洪荒干旱,甚至是人类对它的索取或者贪婪的洗礼,才能这样屹立于此处。位处在首都并不远的南边,在迎接每年袭来陆地的西南风后,这棵树也变得那样淡然和沉默,殊不知树冠上已然是另一番生机盎然。

但是……

琉月一想到刚刚遇到的黒猎手,不禁心头有些发凉,魔族人到底要退让到什么地步才能让人族真真正正地满足呢?明明是这个世界上最大人口的魔族,为什么要活成这个样子呢?

不知道,但是,或许这次行程会有所收获吧。琉月停留在树荫下,重新对照了自己的电子地图,又抬头望向不远处的悬崖峭壁……就是那里了。

索道的位置为什么如此隐蔽?这个问题在星宫一行人走到山脚下的时候就得到了答案。索道在这个悬崖的上,不是山顶,而是半山腰上。琉月仰着头,电子地图标记的红色剪头正指着她头顶上的一个黑点……无语了。

“靠!”

所有人都在耳机里听见了【凯】的方向传来了一声骂,但是只有【星期天】知道,他是在后悔没有在出发以前把那个便携式飞行器氪金买下来。现在呢……

【系统提示】:接下来是攀岩关卡,未完成攀岩技巧教学的玩家可以进入体验教程。

至于【凯】会骂出声,最主要的还是因为……

【系统提示】:玩家,您好,欢迎进入攀岩技巧教学,祝您体验愉快。

……

愉快他大爷的……

现实中,坐在电脑前的百里墨湘操作着角色顺着悬崖脚下走了两步,摇摇头,没有可以钻空子的设定可以利用,再转一转视角,【楚霸王】正在各种操作角色,试图找到一个方便于攀岩的携带着苍鹰的姿势,但是无果。除此之外,怎么还有进入教程的呢?大家都是分散做任务的,琉月可没法统计有谁看了新手技巧教学……

【将进酒】向着琉月的身边走去。琉月也看见了他,很礼貌地向对方点个头。【将进酒】很直切主题的小声问起来:“着急完成吗。”

“嗯……看大家的意思。”

“唔,不知道我能不能问问大家对跳跃技巧熟练吗。”

“你……”

继续阅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