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松是谁(武松是谁绰号是什么)

武松是谁

  武松是《水浒》中最脍炙人口的人物,你可以不知道梁山其他好汉的姓名,但是武松绝对是个如雷贯耳的天神般人物!只要是中国人,有中国人的地方,都应该知道打虎英雄武二郎的故事。

武松是施耐庵最呕心沥血刻画的人物,一个人就占了整整十回的篇幅,不管在七十回的版本,还是百回版本,还是百二十回的版本,其他的故事可以压缩、可以删减,但是好汉武二郎的故事,绝不能少哪怕一丁半点!武松的故事,已经成为一个相对独立的可以摘取成册的经典片段。

行者武松作为《水浒传》的灵魂人物,很多地方如同《西游记》里的孙大圣。孙大圣大闹天宫,目无“法纪”,敢作敢为,成为千古造反派的典型代表。武二郎在腐朽的官僚体制不能惩治罪恶的情况下,斗杀西门庆、醉打蒋门神、大闹飞云浦、血溅鸳鸯楼,也无时不刻昭示着一个重要的主题:天不行道,我自出手!可以说,孙悟空最后修成正果号称“斗战胜佛”,武松最后也隐隐是梁山的“斗战胜佛”,一个战无不胜的最后真正皈依佛教的战斗英雄!有趣的是,施耐庵和吴承恩两位大文豪,都不约而同地给自己最喜爱的角色取了相同的绰号:行者,不知道冥冥之中,是否有天意存在。

武松的故事,可用“虎起龙收”来概述。景阳岗打虎起头,二龙山落草收笔,第二十三回《横海郡柴进留宾,景阳岗武松打虎》到第三十二回《武行者醉打孔亮,锦毛虎义释宋江》,占据整整十回的可观篇章。

武二郎第一次英雄出场,就是赤手空拳打死危害四方的吃人老虎。梁山上真正打死老虎的一共有四人,除了武松以外,尚有李逵、解珍解宝兄弟。二解纯粹是中大奖,老虎自己踩窝弓地雷上,抛开不算;李逵杀死四虎,其中两大两小,表面上看战绩比武松辉煌,但是要知道李逵不仅占了腰刀、朴刀两把兵器的便宜,而且运气成分占了相当大的比重。要说真正硬碰硬、有技术含金量的,还是首推武松的赤手空拳打老虎。

武松是一个头脑相对简单的热血青年,对自己很有自信,我们看到,武松在关于他的情节发展中,很有主见,认准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来。这一切,在刚开始就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

景阳岗的“三碗不过岗”酒店,做生意很实在,“透瓶香”酒的酒精含量相当高,一般人最多只能喝三碗,大约1.5Kg左右。但是武松天赋异禀,一连喝了十五碗!而后不听良言劝告,踉踉跄跄独自上了景阳岗。

要说武松的酒量虽宏,却比不过《天龙八部》里的丐帮帮主乔峰。乔峰连喝三十碗烧刀子酒面不改色,武松喝了十五碗烧酒,已经相当勉强。但是后来发生的故事,乔峰、武松几乎同样出彩:赤手搏虎!

武松有个很有趣的生理特征:大吃一惊后往往有出乎意料的收获!在柴进家烤火,宋江不慎踢翻火锨,大吃一惊的武松顿时出了一身冷汗,由此而来驱逐了久患不愈的疟疾;景阳岗上老虎出现,武松又吓出一身冷汗----这些冷汗全是“透瓶香”转变的,由此而来酒意全消!使武二郎从混沌状态中完全清醒了过来!

此时借助于梢棒力量的武松,可以说有实力和老虎进行生死大战,看起来是个相当公平的竞赛。但是人算不如天算,由于武松一棍子没打中老虎,反而打中了静止的枯树,结果强力防身武器一分为二,武松顿时又处于战斗的劣势。

破釜沉舟的情况,往往能够激发人类隐藏的无限潜能,在再次“大吃一惊”的情况下,武松置于死地而后生,大吼一声,将老虎按倒在地一顿拳脚,终于又取得了“意料之外”的惊喜!

武松的性格,在这场遭遇战中已经毕露无余!我们看到一个不畏艰险的敢作敢为的热血青年,只是有点头脑简单,喜欢靠匹夫之勇改变面貌。但是武松有蛮干的资本,作为步军核心头领,武松自出道以来,明刀明枪的战斗,从没折过威风!所以我们看到,倚靠这个资本的武松在梁山上,有自己的主张,敢于第一个明确提出反招安计划的,只是武松,只有武松!因为武松有独一无二的打虎经历,这是其他任何人难以企及的,所以武松能够将打虎的经历当成《资本论》从而傲视同侪!

很多人都忽视了打虎中的一个细节:梢棒之折断。其实这个细节,昭示着武松的命运,暗示着武松的性格!

梢棒是什么?武松唯一可以倚靠的武器!当武松失去这个武器的时候,只有靠自己的力量来改变现状!在打虎战役中,这根“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棒子,却没有沾上半根虎毛!施耐庵写这根棒子目的何为?到底有什么寓意?

答案真相大白!这根棒子就是象征后文的大宋政府法律武器!而老虎就是西门庆、蒋门神、张都监等一干吃人不吐骨头的地痞恶霸!

武松因为打虎有功,被阳谷县县令破格提拔为步兵都头,作为一个没有办理暂住证的外来人口,表面上看,县令大老爷对武松相当不错。但事实是,这个百姓父母官是个不折不扣的贪官!他需要武松,只是利用武松强有力的力量而已!当他把在任两年多的搜刮金银送回东京的时候,第一个想起的押送保镖,就是武松!正如梁中书委派杨志护送生辰纲一样,贪官不管大小,手段完全相同。

正是武松这一“出差”时差,导致了哥哥武大郎的惨死,武大郎的死,县令负有不可推却的责任!而武松在得到确凿的证人和证据的时候,早已上下行贿的西门庆已经封住了县令的良知。我们看到,作为阳谷县刑警侦察大队队长的武松,一个代表执法的典型人员,竟然不能仰仗法律武器来捍卫自己的合法利益!简直是个天大的笑话!正如打虎的梢棒,根本不能碰到老虎哪怕一根汗毛!

西门庆低估了武松的能力,认为“钱能通神”的他,以为勾结“权钱交易”的县令就可以为所欲为!所以我们看到,当武松钢刀插进淫妇潘金莲胸口的时候,西门庆丝毫没有不祥之兆,和酒肉朋友狮子楼喝花酒,而搂在身旁的,竟然又是个不知名的妓女。所有为潘金莲“追求爱情”翻案的理由,在这一刻被击得粉碎!

如同在景阳岗上一样,武松又为民除了一害,西门庆之害犹胜猛虎,猛虎不管好坏,随机吃人;西门庆那是专欺良善,定点吃人,而且吃人不吐骨头!

在杀死西门庆、潘金莲以后,武松对法律武器没有丧失信任,选择了投案自首。应该说,武松的人缘不错,曾经将打虎的报酬全部无偿散发给老百姓,因此衙门内外为他说好话的人不少,而西门庆在丧生之后,阳谷县已经没有可以要挟县令的人物,县令出于民意,开始故意篡改事实:

知县道:“武松,你也是个本县都头,如何不省得法度?自古道:‘捉奸见双,捉贼见赃,杀人见伤。’你那哥哥的尸首又没了,你又不曾捉得他奸;如今只凭这两个言语,便问他杀人公事,莫非忒偏向么?你不可造次,须要自己寻思,当行即行。”

次日早晨,武松在厅上告禀,催逼知县拿人。谁想这官人贪图贿赂,回出骨殖并银子来,说道:“武松,你休听外人挑拨你和西门庆做对头。这件事不明白,难以对理。圣人云:‘经目之事,犹恐未真;背后之言,岂能全信?’不可一时造次。”--------------杀西门庆前

且说县官念武松是个义气烈汉,又想他上京去了这一遭,一心要周全他,又寻思他的好处,便唤该吏商议道:“念武松那厮是个有义的汉子,把这人们招状从新做过,改作:‘武松因祭献亡兄武大,有嫂不容祭祀,因而相争,妇人将灵床推倒,救护亡兄神主,与嫂斗殴,一时杀死。次后西门庆因与本妇通奸,前来强护,因而斗殴,互相不伏,扭打至狮子桥边,以致斗杀身死。’”

---------杀西门庆后

这明目张胆的两度扭曲事实,前后有天壤之别,对于大宋法律,又是一次无情的嘲笑!

武松故意杀人,只判了个“脊杖四十,刺配两千里外的孟州”,即便是四十下的板子,也“止有五七下着肉”。可见即便在象征法律威严的公堂上,衙役也可以“便宜从事”,从而让武松得到不折不扣的“便宜”。这份惩罚,怎么算都是相当轻微的。

武松的性格,不象林冲那么内敛。林冲遭受不白之冤,无非杀了陆虞候等三人,随即上了梁山。武松不一样,武松是个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快意汉子,咱不能吃这个哑巴亏!身带枷锁竟然能连杀两名防送公人、两名蒋门神的徒弟!相对比林冲、卢俊义面对相同两个公人董超、薛霸的窝曩,武二郎的表现可圈可点,绽放出璀灿的绚烂光芒!武松的这次出手,标志着他彻底和政府的决裂,所以他会摸回孟州城,连杀张都监满门十五口!粉墙上留下的,不是拖泥带水的宋江、林冲之流的诗词,而是干净利落的八个大字“杀人者,打虎武松也!”,好汉做事,敢作敢当!这个“虎”,正暗示张都监等吃人的白道猛虎!

武松血溅鸳鸯楼以后(鸳鸯楼名字取的也很有意思,张都监将丫环玉兰作为诱饵,原本计划和武松“结婚”,不料这对“鸳鸯”分离在鸳鸯楼下),直接就在张青和孙二娘的帮助下,转换成行者身份。至此,江湖中在也没有打虎的都头,只有漂泊的“行”者。从孟州城到蜈蚣岭,再到孔家庄,最后在二龙山完成人生的伟大转变。

武松是一个生活在《水浒》中活生生的“人”,他不象宋江那么虚伪,不象吴用那么市侩,不象林冲那么忍让,不象李逵那么粗鲁。他敢爱敢恨,用自己的全部力量去惩恶锄奸,但求尽力,事在人为。我们看到,武松能抢孔亮的熟鸡和酒肉吃,把蒋门神的小老婆游戏性质地抛进酒缸,这些行为在那些“高大全”的好汉看来,都是相当不可思议的,但这正是武松率真坦荡的一方面,武松象我们身边的铁杆朋友,能够仗义执言,能够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所以千古以来,武二郎得到无数读者的喜爱,人们永远难以忘记一个用自己的力量去维护正义的“路见不平一声吼”的天神一般的英雄好汉!

武松是一个真心为朋友的好汉,梁山上结拜兄弟特别多,比如少华山的史进朱武等,宋江更是把“结拜成异姓兄弟”当作拉拢人心百试不爽的法宝。但是唯独武松,对他并不象李逵一样盲目崇拜,武松有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当武松在梁山排位大会上第一个喊出“反对招安”的时候,宋江心拔凉拔凉的。武松不是杀人机器,而是一个真实的“人”!而值得感叹的是,征方腊,梁山兄弟损兵折将,作为结拜总瓢把子的宋江,很少假惺惺洒两滴鳄鱼的眼泪,倒是武松,得知施恩落水溺死,反而放声大哭一场!武松心里,始终记得别人的恩惠,哪怕是别有用心的恩惠!而可叹的是,其他的好汉,根本没有任何失去结拜兄弟后“痛哭”的描写!

武松由于受到广大读者的喜欢,很多评书说《水浒》,都把鲁智深擒方腊“篡改”成武松独臂擒方腊,但是几乎没有什么人提出反对意见,因为这两个人物,都是广受欢迎的角色,而巧合的是,两人都选择六和塔作为最后的归宿,算是彻底地皈依了佛教。武松不象鲁智深那么“共产主义”,他接受了大宋政府的“清忠祖师”称号和十万贯钱的赏赐,有这么多金钱的保障,武二郎可以酒肉穿肠过地“以终天年”了。对于大多数悲剧结局的梁山好汉,武松算是为数不多的喜剧结尾。

世有猛虎,而后有英雄!

武松是谁绰号是什么

武松,绰号“行者”,因为排行第二,又名武二、武二郎,河北邢台清河县(有记载武松早是阳谷县人,经近期考证为今邢台市清河县人)人,是《水浒传》的一个主角及《金瓶梅》的重要配角。他武艺高强,有勇有谋,是一个下层侠义之士,崇尚的是忠义,有仇必复,有恩必报,他是下层英雄好汉中最富有血性和传奇色彩的人物

武松是谁

武松是哪里人

宋朝

摘录的,希望有用:

《水浒传》又名《忠义水浒传》、《江湖豪客传》。根据宋金元时期宋江起义的故事加工编成话本,200多年后,施耐庵根据话本、民间故事、戏曲写出中国第一部长篇白话小说《水浒传》,在我国白话文学的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水浒传》对封建社会的一切,几乎都有涉及,医卜星相、勾栏瓦舍、吹拉弹唱等等,为我们提供了一幅北宋时期社会生活各方面的风俗画卷。

许多山东朋友,都说武松是他们的同乡,山东人也以山东出了武松这样一个英雄而自豪。

那么,武松应该是山东人了。但如果再问一句:武松是山东哪个县的人呢?山东朋友可就答不上来了。

其实,这个问题,《水浒传》第22回中交待得很清楚:宋江杀了阎婆惜,和兄弟宋清两人逃到沧州柴进的庄上,遇见了武松——

宋江扶起那汉,问道:“足下是谁?高姓大名?”柴进指著道:“这人是清河县人氏。姓武,名松,排行第二。已在此间一年了。”

可是问题来了:清河县属于山东省么?

翻开地图一找,山东和河北的交界,从德州到临清的这一段,是以大运河为界的。清河县在大运河的西边,清河县分明属于河北省嘛!山东人引以为荣的山东好汉武松,居然不是山东人,这不是笑话么?如果说,因为武松曾经在山东阳谷县打虎,被阳谷县知县聘请当了都头(相当于今天的公安局刑警队队长),而且武大郎也已经从清河县迁来阳谷县定居,就把武松算是山东阳谷县人,是不是太勉强了点儿呢?

查考历史,清河县置于隋文帝(杨坚)开皇初年。汉高祖时代,这里先置清河郡,以后屡次改为清河国。汉元帝以后定为郡。辖地相当于今天河北省清河县的周边地区,包括今天山东省邻近的好几个县、市。东汉以后又改为清河国。北魏仍称清河郡。隋朝初期废除郡一级行政区划,隋朝大业以后又恢复为清河郡。唐朝初年废郡设州,县属于“州”管辖。唐初的清河县属于贝州,州治就设在清河县。到了宋代,贝州改名恩州,州治还是设在清河县,属于河北东路管辖,路的治所设在大名府。宋代虽然没有山东省、河北省的建制,但是已经有“路”的建制(路比省小)。所以《水浒传》中才有“山东呼保义,河北玉麒麟”的说法。这里的山东和河北,不是指省而是指路。后来元代建省,也是在辽宋时代“路”的基础上拆并划分的。大运河建于隋代,以大运河作为山东、河北的交界,当然是隋代以后的事情。这样看来,清河县历史上都是属于河北,不属于山东。《水浒传》写于元代,出版于明代。山东人“冒认”武松为同乡人,应该是明代以后的事情。——据说冀鲁豫地区的交界线经常变动,连今天属于山东省的阳谷县,还曾经有一度划归河南省呢,清河县曾经一度属于山东省,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儿。我没有找到《清河县志》,不敢胡说。但是从历史沿革看,清河县主要还是属于河北而非山东,应该没有问题。

其实,就是在当代演播的山东快书和评话里,也没有说武松是山东人。高元钧的山东快书《武松传》第一回,就说“那武松,家住在直隶广府清河县”。“直隶”是直属京师的意思,一般都是京师周围的地区;广府指广平府,府治在今天的河北永年县。宋朝已经有直隶的府县,但是广平府和清河县都不是直隶的。河北省清代称为“直隶省”,可见高元钧的说法,是从他的清代祖师爷那里传下来的“当时”的称呼。王丽堂的扬州评话《武松》第一回也说:“武松是何许人氏?他是北直广平府清河县人。”“北直”指的是“北直隶”。明代有南京和北京两个京师,所以今天的江苏省当时称“南直隶”,今天的河北省当时称“北直隶”。这样看起来,王丽堂的说法,可能是从她祖师爷的祖师爷那里传下来的了。

只有《金瓶梅》第一回中说:“大宋徽宗黄帝政和年间,山东省东平府清河县中,有一个风流子弟……复姓西门,单讳一个‘庆’字。”把清河县归到了山东省东平府。山东人认武松为同乡,根据可能就在这里。《金瓶梅》出版于明朝崇祯年间,作者是明代人,已经有了“省”的建制。按:东平府置于宋代,元改路,明改州,下属今天的山东汶上、平阴、东平、梁山、肥城、阳谷、东阿七县,没有清河县。可见兰陵笑笑生也是信口开河,没有经过考证的。他不但把清河县纳入了山东版图,还把武松的原籍说成是阳谷县,打虎的地点却说成是清河县,把景阳冈也搬到清河县去了。他是从沧州回阳谷县看望哥哥,路过清河县,所以才偶然打死这只老虎的。——兰陵笑笑生倒是纠正了武松从沧州回清河老家居然路过阳谷的路线错误,但是却把清河县送给山东人了。

不管怎么说,清河县属于河北不属于山东,是铁定的。——我这样一考证,山东人失去了一个可以引为自豪的好汉,可要骂我喽。

参考资料:http://blog.sina.com.cn/u/475b03900100067p

武松老婆是谁

行者武松,在我国是个家喻户晓的人物。他的故事,像景阳冈打虎、血溅鸳鸯楼等等,广大读者更是耳熟能详了。在《水浒传》中,作者用整整十回书来写他的故事,可谓独一无二了。从十回书我们知道:武松是河北清和县人,虚年二十有五,排行第二,故又称武二郎。年轻气盛、血气方刚,又好酒,因酒醉打人逃至沧州,后又因酒醉打了这,杀了那,无处安身,不得不上山落草。打方腊后,身负重伤,失去一臂,看破红尘,不愿为官,八十善终。

《水浒传》是小说,是部文艺作品。按说是没有必要去探究小说人物的有无。然而随着水浒影视的播放,影响随之扩大,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人们开始问起:历史上是否真有谁谁谁这个人?武松当然也成为问题中之人了。人们这么问没有错。因为《水浒传》毕竟是依据北宋末年横行于齐魏的宋江等三十六人起义故事为蓝本创作的。宋江在史书上是有记载的,是实有其人的。那么,除宋江以外的另外三十五人是谁呢?武松在不在其中?这就让人们有无限的猜测,可发挥无穷的想象了。

历史上是否确有武松其人呢?正史上没有记载。但是笔者手头上有一份一九八一年六月二十一日《中国青年报》转载《浙江日报》的抄件,题为《武松并非死于六和寺》。文章除说明武松的结局并非《水浒传》上所云之外,还提供了武松鲜为人知的一段简史,武松“本是江湖上的卖艺人。杭州知府高权见武松武艺高强,请入府内当了都头,不久升任提辖。后来,高权被人诬告,丢了官职,武松也受牵连。继任知府、蔡京的儿子蔡鋆依仗父亲权势,在杭州为非作歹,武松狠之入骨,决心为民除害。一日,他身藏利器,隐匿在蔡鋆府前,候到蔡鋆前呼后拥而来,即冲上去一刀结果了蔡鋆狗命。武松被捕,死于狱中。”

由于原文未注出处,笔者也半信半疑。此后,在查询资料中,终于发现上文引自《西湖大观》一书。尔后在《临安县志》中,也找到类似记载。县志曰:“(武)松于杭州为都头,升至提辖,后去职。会蔡京子鋆,知杭州,虐政殃民,怨声载道,谓之‘京虎’。松闻之怒,伺其出,击之毙。卒以众寡不敌,被捕,死狱中。庶民感其德,葬于西冷桥畔,后人立碑,题曰:‘宋义士武松之墓’。”这两段文字绝非偶合。言辞凿凿。另外,宋元间出版的《大宋宣和遗事》和南宋周密所撰《葵辛杂识》中都记载了宋江等三十六人姓名,虽说两书有些地方参差不同,但对武松的姓名、诨号却是一致的,均为行者武松,两书的作者均为宋元间人,据宋江起义年代较近。故此,笔者也认为历史上是的确有武松这个人的。还有一则佐证,虽不见得可靠,但存无妨。明代沈璟的《义侠记》是专写武松的一步传奇剧本,书中说:武松幼时曾聘贾氏女为妻,因父母双亡,四处漂泊,尚未结婚,武松刺配孟州时,贾氏与其母出来寻找武松,一直未谋面,最后在一庵中住下,直到梁山泊全伙受招安后,武松才与贾氏相见,由宋江等做主完婚。

文章写到此,笔者又有点犯糊涂了,历史上确有武松其人,但武松是不是梁山好汉呢?说不是吧,《大宋宣和遗事》和《葵辛杂识》中又有记载。说是吧,《西湖大观》及《临安县志》中却有不同说法。而且后者的资料都说武松原是江湖艺人,因武艺高强,被聘在杭州为官,后因刺杀新知府被捕,死在狱中。根本就未提在梁山落草之事。从后者分析,武松也没有时间分兼两职,一会在杭州干干,一会又在梁山做做。武松到底是不是梁山好汉,看来还需要进一步去查明了。

武松是谁怎么了

人物简介

武松,称号“行者”,因为排行第二,又名武二、武二郎,河北邢台清河县(有记载武松早是阳谷县人,经近期考证为今邢台市清河县人)人,是《水浒传》的一个主角及《金瓶梅》的重要配角。他是陕西大侠铁臂膀周侗的弟子,其武艺高强,有勇有谋,是一个下层侠义之士,崇尚的是忠义,有仇必复,有恩必报,他是下层英雄好汉中最富有血性和传奇色彩的人物。

编辑本段史籍记载

《临安县志》《西湖大观》《杭州府志》《浙江通志》等史籍都记载了北宋时杭州知府中的提辖武松勇于为民除恶的侠义壮举。上述史籍中,武松原是浪迹江湖的卖艺人,“貌奇伟,尝使技于涌金门外”,“非盗也”。杭州知府高权见武松武艺高强,人才出众,遂邀请入府,让他充当都头。不久,因功被提为提辖,成为知府高权的心腹。后来高权因得罪权贵,被奸人诬谄而罢官。武松也因此受到牵连,被赶出衙门。

继任的新知府是太师蔡京的儿子蔡鋆,是个大奸臣。他倚仗其父的权势,在杭州任上虐政殃民,百姓怨声载道,人称蔡鋆为“蔡虎”。武松对这个奸臣恨之入骨,决心拼上性命也要为民除害。一日,他身藏利刃,隐匿在蔡府之前,候蔡虎前呼后拥而来之际,箭一般冲上前去,向蔡鋆猛刺数刀,当即结果了他的性命。官兵蜂拥前来围攻武松,武松终因寡不敌众被官兵捕获。后惨遭重刑死于狱中。当地“百姓深感其德,葬于杭州西泠桥畔”,后人立碑,题曰“宋义士武松之墓”。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